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四六章 我是田氏的,张师弟的消息

作品:一品修仙|作者:不放心油条|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1-11 00:19:47|下载:一品修仙TXT下载
  “魁山那边有什么情况了么?”

  秦阳最关心的还是有关嬴帝本尊,这才是危险程度最高的家伙。

  相比之下,荀穆也好,白凛也罢,还有其他可以通过各种办法解决或者周旋的人,都是可以暂时不管的疥癣之疾。

  唯独嬴帝本尊,拥有一力降十会的实力,只要他能从念海出来,什么都不用想,直接强行平推就完事了,来十个会思字诀的诸葛亮,也弥补不了硬实力的差距。

  “有迹象,但是不明显,我们都察觉不到,应白姐姐身为魁山山鬼,倒是能先一步察觉到异样,按时间算,应该还有一段时日,念海才会重新稳定下来,重新开启。

  届时有应姐姐帮衬着,就算神朝内可能会有嬴帝死忠,有可能知道什么,能绕过我的布置,也很难深入到魁山,无法深入魁山,便无法进入念海。”

  嫁衣说的很平静,这股自信,仿若天生就应该是这样一般。

  “不过,这些顶多是拖延时间而已,旁人不知道嬴帝,我却太了解他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早晚有一天,他可以从里面出来,不是逃出来,而是更进一步,超脱出来。

  我只需要在他出来之前,成就封号,届时携神朝之力,届时他就算破而后立,更进一步,但少了神朝加持,此消彼长,他一定会死在我前面。”

  嫁衣一边剥灵果,一边跟唠家常似的,说的很是随意。

  秦阳开开心心吃灵果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这话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明白嫁衣话的意思,她不是膨胀到说嬴帝不是她对手了,而是说,会在她死之前,让嬴帝先死。

  这也就意味着,她需要不惜代价,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就封号道君。

  这个极短的时间,可能只是几十年而已。

  对于一个道君来说,几十年的时间,不过是一次小小的闭关,或者随便参悟一个法门的时间。

  秦阳如今不过道宫,但按照他的推算,推开白玉神门,纯粹的闭关参悟时间,就需要数百年。

  嫁衣若想做到这种地步,她的天赋再好,悟性再强,也必然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比如说,从此之后再无寸进,再严重点,寿元耗尽,亦或者是身死道消。

  “就算真到了那一步,也没必要这样,人生还长着呢,又不是没了退路,没必要把人生都搭在上面,就算最后实在敌不过了,大不了跑路,离开大荒世界。

  我身边那头金猪,就是从其他大世界来的,大不了我们换个地方,好好修行个万八千年,等到实力足够了,再回来打死嬴帝。

  只争朝夕是痛快,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君子报仇,万年不晚。”

  秦阳放下灵果,轻声规劝了两句。

  该拼命的时候,秦阳会自己去搏命,但换成自己身边的人,秦阳就真不希望他们做这种牺牲。

  嫁衣没说话。

  秦阳又着重强调了一遍。

  “我真有后路,当年让你别把根基绑定在神朝上,只是借助神朝之力,便是如此,失去了神朝,也不会影响你的根基。”

  “真的?”嫁衣盯着秦阳的眼睛。

  “真的。”秦阳面不改色,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咧着嘴笑了起来,继续美滋滋的吃着嫁衣亲手剥的灵果。

  至于后路?

  他有个锤子的后路,真离开大荒世界,那也是继续冒险。

  风险看上去,比直接对上嬴帝本尊稍稍小一点,但未知会更多。

  金猪、黑影,都是外来者,真到了那一步,也不算是两眼一抹黑。

  这是最后实在没辙的选择,可终归是选择。

  未言胜,先言败,不算悲观,只是做好一切准备而已。

  有翻盘的机会的话,为什么非要去死,苟一下而已,多大点事。

  反正这辈子都学不会哀字诀,他也一点都不遗憾。

  跟嫁衣聊了一天,秦阳开开心心的拿着嫁衣送的,足够他用来榨汁泡澡的灵果,离开了离都。

  转头回到绝地庄园,收拾了一下之后,直奔大燕而去。

  正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那个人奸,一直没线索,如今有了点线索,肯定是要去解决一下的。

  还有,大燕的老皇帝快死了,这也是需要关注的大事。

  身为专业的殡葬行业从业者,神朝大帝绝对是目前最大的客户。

  大荒目前的状况,除了大嬴神朝之外,也就大燕有资格称之为神朝。

  大嬴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目前能看到的,有机会拿下的客户里,大燕的老皇帝,基本就算是秦阳潜在的天字第一号大客户。

  不去凑这个热闹的话,绝对会在从业履历上,留下一个巨大的遗憾。

  以后想要编写新的殡葬行业专业指南,这种经验,也是必须要有的。

  送过一位神朝大帝上位,也给一位在位的神朝大帝送终,人生也算是圆满了一些。

  当然,以上都是排在第二的,第一还是去找到内奸,弄死内奸。

  一路无话,乘坐飞舟,再次进入到大燕神朝的范围,秦阳立刻感觉到那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大燕地理位置是不咋地,南边是大嬴,大部分时间,都惹不起,平日里也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大嬴你敢让我的神形俱灭,我就让你也不好过。

  大嬴不想付出那些代价,再加上嬴帝还有别的要事,看起来就像是被唬住了。

  大燕西边是妖国,整天跟大燕打打打,再加上人与妖之分,天生对立,也和平不了。

  北边是荒芜的极北冰原,环境恶劣,凡人想要在那里生活,着实太难了,没了凡人基础,修士自然也少的可怜,除了个奉行苦修的律宗之外,基本没什么大点的势力,愿意长期待在那。

  东边是东海和冰洋,也就比冰原好那么一点点。

  资源的种类不丰富,产出也不多,再加上这破环境,大燕的整体风气,自然就有点彪悍了。

  修士都喜欢修战法,类似崔老祖这等修仙界的研究员,那是少之又少。

  进入大燕,这里的灵气都比大嬴暴躁一些。

  行进不过三千里,就已经见到了七次比较强的战斗了。

  其中四次都是有人在打劫从南边来的商队。

  剩下三次?

  都是劫匪之间的战斗。

  看样子似乎是商队已经被薅过一次羊毛,后面的再薅羊毛,前面的劫匪就不高兴了。

  “呵,这些家伙倒是还不傻,知道一次把羊薅死了,下次就没的薅了。”秦阳乐呵呵的看着远处的战斗,权当看热闹。

  这边的情况,秦阳最是清楚不过。

  自从东海的混乱情况,开始有了秩序,大嬴的商会,更愿意去东海做交易,市场大,而且回来的时候,还能带东海的特产,钱赚的远比来大燕容易的多。

  若非有些特产,是只有大燕这边才能大批量供应的,还有送来大燕的资源,价格节节攀升,那些商会估计都要彻底放弃大燕市场了。

  但之前可没听说过,大燕现在乱成这幅鸟样子了。

  刚过了边境没多远,竟然就有这么多打劫的。

  不用想,肯定不是一般的野匪了。

  大燕在边境的驻兵,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以此推断,大燕内部,怕是早就斗出狗脑了,无暇顾忌这边的事。

  秦阳正看热闹呢,就见那边的劫匪完成了战斗,输得一边退走了,赢得那波,开始向着秦阳的飞舟飞来。

  十来个人,拦住了飞舟的退路,还有一个五大三粗,满脸大胡子的道宫修士,扛着一把画风不太修士的宽大巨剑,拦在了飞舟前面。

  秦阳砸吧了下嘴,算是回过来味了。

  搞了半晌,那两波劫匪,不只是为了前面的商队,还为了后面的肥羊归属啊。

  他竟然被当成肥羊了。

  “兄弟,怎么称呼?你看起来眼生的很,第一次来吧?”大胡子上下打量着穿了马甲的秦阳,再看了看秦阳的飞舟。

  “在下田不仁,的确是第一次来。”秦阳客气的拱了拱手。

  “大嬴田氏的?”大胡子试探性的问了句。

  “田氏的当代扛鼎人田乱宇,是我大哥。”

  “哈哈哈,你可拉倒吧。”大胡子仰头大笑,指了指刚走的那批商队:“刚才那个也是田氏的,这来大燕的商队,起码有一半,不是田氏的,就是黄氏的。”

  一群劫匪一起哈哈大笑,显然遇到的不是一波了。

  “……”秦阳有些无语了。

  “这的规矩,留下两成货物,剩下的路程,包你们平安。”

  “灵石行不?”

  “你当我傻?稍稍紧俏点的货物,转手价格就能翻倍,我还要什么灵石,不要灵石。”

  “……”秦阳不知道说什么了,打劫都打出经验了,也是人才。

  “行吧,两成就两成。”

  片刻之后,大胡子眼如铜铃,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灵麦和玉稻?”

  “是啊,我听说,大燕没多少灵田,种不出多少灵粮,今年正值夏日,北边却寒风刺骨,灵粮价格都翻倍了,再说,这东西,吃的人可最多,最不愁销路。”秦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大胡子的五官都皱到一起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行吧,灵粮就灵粮……”

  秦阳来大燕,当然不能用本尊,咋说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了,随便杜撰了个名头,运送了点吃不完的灵粮,哪想到,这边的情况烂成这样了。

  大胡子拿走了一部分灵粮,具体多少也没数,反正看样子他是完全没什么兴趣。

  占地方不说,价格还低,变现也太麻烦。

  等到交完过路钱,大胡子看着秦阳一副等着大赚的样子,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兄弟,你听我一句劝,这趟跑完了,以后别来这边了,你要真是田氏的人,随便在大嬴找个店铺,当掌柜的吧。

  还有,你这次也别去都城了,往东北走,那边是皇太孙的地盘,稍稍安全点,能见到一座大城了,就赶紧出手了回去,大燕现在也不太太平,上面都快闹翻天了。”

  “咋就闹腾了?”

  “现在谁不知道啊,太子跟皇太孙都已经争的头破血流了,前些日子,皇太孙在府里被刺杀,险些就死了。”

  秦阳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说啥了。

  大胡子看秦阳这幅一副快要死了的小白模样,忍不住又多嘴叨叨了一会儿。

  这么久了,他还真的从未见过这么傻的从商之人,竟然费这么大力气运灵粮……

  随便带一颗给神门修士服用的丹药,赚的钱都比这一船灵粮赚得多。

  片刻之后,大胡子带着人离去,秦阳站在船头,遥望着大胡子的背影,暗暗感叹。

  这货也是个人才啊,这么有操守,当什么劫匪啊,跟着我干多好。

  留了个心,看了看大胡子给的过关信物,后面找手下吩咐一下,把这货挖过去。

  按照大胡子给的指引,秦阳调整了一下方向,往东北方向前进。

  要说那人奸跟大燕有关,有名有姓的势力里,愿意去花费大力气了解他,关键在还在当人奸的时候,指名道姓的点出来他。

  秦阳能想到的,嫌疑最大的。

  就是大燕皇室里,那位名不正言不顺,却被称之为皇太孙的家伙。

  当年在大嬴见过一面,这货想把嫁衣弄回去当他后妈,那时候秦阳就知道,这货比现任太子有威胁多了,所以给这货种下了点别的念头,让他回去好好内斗去。

  但念头归念头,又没把人家变成傻子。

  真要是了解到的话,易地而处,秦阳自己也觉得,若是能借刀杀人,赶紧把自己弄死拉倒,那收益绝对不小。

  一路前行,拿着大胡子给的通关信物,的确顺利了很多。

  就是不少人知道他运送的是灵粮之后,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一路到了一座大城之后,秦阳还没脱手灵粮呢,却先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城墙边缘,贴满各种通缉悬赏的地方,秦阳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看起来有点胖胖的脸,笑起来鸡贼里带着点猥琐。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阳满头问号。

  呃,张师弟?

  这货消失了那么久,跑大燕干什么了?

  怎么就被通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