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1章 愿赌服输

  最新网址:

  第三局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观赛人数极多,热度极高,几乎要直逼总决赛的热度。

  这场开始之前,两队倒是没有放狠话,但是,越是表现的相安无事,便越是刺激。

  比赛开始,双方打得比上一局还要稳。

  双方互相试探,但最终,还是和平发育。

  “姐,你说谨言会赢么?”顾慎行转头问着顾慕芸。

  “我怎么知道?”顾慕芸反问。

  “哪怕你说个会,也好让我安心啊。”顾慎行撇了撇嘴,“要是输了,那个人真的逼着谨言做女朋友的话,我非得打死他不可。”

  “愿赌服输。”顾慕芸的语气依然十分淡定,“若是输了,当初怎么说的就怎么来,我们顾家人,赢得起也要输得起。”

  顾慎行悻悻地“哦”了一声。

  然后他认认真真看着大屏幕,看着双方的你来我往。

  赛场上,倒是没有那么激烈,但是下边,就不是这样了。

  解说十分激动,恨不得这一局比赛只盯着顾谨言和邢岩看。

  邢岩十分紧张,死死盯着屏幕,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去。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哪怕是以前打总决赛,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以前输了就是输了,但是这次要是输了……

  他要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儿,给一个小丫头片子下跪磕头。

  那副画面,他简直都不敢想象,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行,这局比赛他必须赢!

  但是,久攻不下,邢岩慢慢有些焦躁了。

  不行,不能急不能急,他不停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但是手心上不由自主渗出了冷汗,握着鼠标都有些手滑。

  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眼睛都有些花。

  原来是不知不觉中,他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滴到了眼睛里。

  邢岩立刻抬手抹了一把眼睛,但是就是趁着这个空挡,对面直接过来两个人,将他给秒杀了。

  邢岩愣愣地看着屏幕,呆住了。

  虽然带着耳机,耳机里都是队友交流的声音,但是他总是觉得自己能听到,台下观众的唏嘘声。

  复活之后,邢岩深吸一口气,更加认真了几分。

  这局比赛,双方拉扯着,打了好久。

  久到解说和观众都忘记了时间,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最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其实不少人,都是盼着邢岩那边输的。

  因为顾谨言要是输了,做邢岩的女朋友,这没有什么看头。但要是邢岩输了,要跪下磕头,这才刺激啊!

  这也是很多人第一次,盼望着这个冠军战队输。

  反正都是输给自己国内的战队,不是外国战队,不丢人。

  “紧张么?”李骁旸转头问着顾慕芸。

  “还好。”顾慕芸微微一笑,“我相信谨言。”

  她很了解自己的妹妹,越是到紧张的时刻,她便越是淡定。

  顾谨言是学雕刻的,那个东西最要的便是耐心。所以顾谨言的耐力,十分好。再长的比赛,对她来说都不是事儿。

  镜头给到队员的时候,很明显可以发现,邢岩已经很焦躁了。

  他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十分明显,但是相比之下,顾谨言还是淡定得可以。

  终于,伴随着win战队的一波强上高低地结束了这局比赛。

  九十分钟的比赛,可以说是史上最长时间了。

  邢岩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失败”两个字,怎么都不敢相信。

  输了,他竟然输了?

  但是刚刚是怎么输的,因为什么输的,他完全没有印象。

  脑子一片空白,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摘下耳机,解说的声音还有观众们的声音,刺得他脑袋都在发痛。

  耳边嗡嗡作响,就连意识,似乎也都远去了。

  邢岩靠子椅子上,三魂七魄都要没有了。

  他不敢起身,不敢抬头,不敢让摄像机拍自己,不敢将自己展露于人前。

  “那个邢岩,这次是真的栽了。”姜中玥撇嘴,“他那个性子,可是最高调的,以往比赛结束,都是第一个从椅子上蹦起来的,但是深受打击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顾谨言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站起身:“走吧,我们去验收战利品。”

  赛后,会有一个双方对有握手的环节。

  摄像机一直跟着顾谨言,整个大屏幕上都是她得意灿烂的笑容。

  和瘫在椅子上怔怔出身的邢岩比起来,顾谨言可以说是真正的春风得意了。

  握手之后,win战队五个队员走到台中间,对着下边观众鞠躬。

  而邢岩战队则是小心翼翼下场。

  “等一下。”顾谨言的声音从音响中传来,“有一个人,似乎不该下场啊!”

  邢岩一个激灵。

  下边的观众们瞬间沸腾了起来。

  大家看这场比赛,最期待的一幕就要来了。

  “是啊,按照我们赛前的赌约,邢岩选手,您是不是应该过来了?”

  顾谨言话落,观众席中的欢呼声更大了。

  但是邢岩不做例会,甩头便走。

  下边观众传来了一阵唏嘘声。

  顾谨言耸耸肩,没有多说,因为她知道,会有人处理的。

  十分官方地感谢了观众的支持之后,win战队下了台。

  顾慎行眨眨眼,再眨眨眼:“这就没了?”

  顾慕芸勾唇一笑:“别急,等着便是。”

  要是以往,比赛一结束,观众们全都纷纷离去了,但是这次,观众席上一个人都没有动。

  看好戏的占大多数,自然要看邢岩怎么收场。那些邢岩的真爱和粉丝,自然更要看看,自己喜欢的队员会不会被逼着做那种屈辱的动作。

  后台,邢岩坐在椅子上,脸色黑得像是一块儿碳。

  比赛主办方的人过来,斟酌和邢岩队伍的经理交涉:“你们得给个解决办法啊,外边观众都还没走。而且我们电话都快被打爆了,网络平台上的观众都在催促我们给个结果,大家都在等着看呢。”

  “那位少爷你也知道,难道你真要让他下跪磕头?”经理悄悄看了一眼邢岩,低声道。

  “那你说怎么办呢?”主办方显然不能让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次的收视率暴涨,便是因为这个,要是没有解决好,观众们都会觉得这比赛是糊弄人的,怕是以后的观看率,更是要跌倒谷底了。

  这类比赛,不光是观看率,更和赞助商挂钩,但凡有个不好的消息曝出去,便会产生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主办方看了一眼时间,“要是不出面解决的话,我们只能取消你们这个季度的比赛资格了。”

  否则真是没办法给观众一个交代。

  主办方一群人转身便走,将难题留给了俱乐部。

  顾谨言和姜中玥蹦蹦跳跳过来,坐在了顾慕芸旁边。

  “姐,我表现好吧?”她问。

  顾慕芸捏了捏她的脸:“你超棒的。”

  “哎呀,就是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出来。”顾谨言叹了口气,“否则依照赛事规定,他们就要被除名了。”

  每个战队,就是为了每年的比赛,要是被除名无法参加,那才真的是莫大的损失。

  对于电竞选手来说,每一年的青春都耽误不得。一年不参加比赛,那是真的亏,所以邢岩的队员们,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还有赞助商,要是因为个人原因无法比赛,要付巨额违约金。饶是邢岩是个富二代,可能也会觉得力不从心。

  那便只有一个结果。

  他来履行赌约。

  而顾谨言,也就在等着这个。

  十五分钟的时间,若不是保安拦着,怕是观众们就要冲到后台去闹了。

  立下赌约却不兑现,这还算男人吗?

  自己都言而无信了,还谈什么别的电竞精神?

  终于,在观众们的义愤填膺中,邢岩从后台走了出来。

  观众席上瞬间就安静了。

  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邢岩看起来,真的是憔悴而又沧桑。

  主持人拿着话筒凑了过去,却被邢岩狠狠一把推开。

  顾谨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扬着下颚看着邢岩。

  方才下台之后,便有邢岩那边的人过来交涉,让她和观众们说,刚才的堵住不过是个玩笑,让她取消这个赌约。

  但是顾谨言反问了一句:“若是失败的是我,邢岩可会放过我?”

  便直接将那边人的话怼了回去。

  然后她说,就按照赌约来,要是邢岩玩不起,那就接受赛事处罚。

  顾谨言眸中闪耀着晶亮的微光,双手环胸看着邢岩。

  “跪啊,跪啊!”下边的观众们开始起哄。

  然后变成了整齐划一的口号声。

  邢岩狠狠瞪着顾谨言,想到方才经理对自己说过的话,一咬嘴唇,狠下心,‘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磕头!磕头!”观众们继续起哄。

  邢岩几乎要将自己的嘴唇咬破,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

  然后他闭着眼,朝着顾谨言的方向,机械地“哐哐哐”磕了三个头。

  下边观众的欢呼声和嘲笑声,几乎要将他的耳膜割裂,将他的尊严完全踩碎。

  邢岩狠狠咬着嘴唇,他不会忘记这一刻的!

  那个新战队……

  等着,他会将今日受到的屈辱百倍千倍地要回来!

  包括那个女人……

  邢岩恶狠狠地看着顾谨言,迟早有一天,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