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9章 我家慎行

  最新网址:

  “余……”姜中玥依旧在呓语,那个名字像是卡在了她喉咙里一般,怎么都说不出来。

  顾慎行掰开了她的手,大步朝着外边走去。

  但是走了一半,还是折回来,捡起了地上姜中玥的衣服,拿在手里。

  他紧紧攥着衣服,手背上青筋绽起。

  “余……余什么来着……”姜中玥继续嘟哝,“哎呀,想不起来了……不过无所谓,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人,想不起来也没事……”

  顾慎行的脚步顿住了。

  他站在门口,转头看着又打了个一个滚儿的姜中玥。

  “反正是个混蛋,是个渣男就是了。”姜中玥抱着被子,放在嘴巴里嚼了嚼,“和我家慎行比起来差多了,我家慎行多好啊,又帅,又高,小狼狗和小奶狗切换自如……嘿嘿嘿……”

  顾慎行的眸光,瞬间柔和了不少。

  他唇畔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重新走到了姜中玥身边。

  “你刚刚说,你家谁?”顾慎行问,还拿出手机,开了录音。

  “我家慎行啊,顾慎行。”姜中玥闭着眼睛,“他可好了。”

  顾慎行忍不住笑出了声:“有多好?”

  “可好可好了。”姜中玥嘟着嘴巴,依旧在咬着被子,“我可喜欢可喜欢他了。”

  顾慎行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快了几分。

  “啊……幸福……我真是太幸福了……”姜中玥嘟嘟哝哝,“太开心了,赢了……慎行……呕……”

  说到后边的时候,又是一阵零碎的只言片语。

  见她干呕了两声,顾慎行还想着要不要直接带她去卫生间,但是好在,她只是干呕。

  顾慎行又录了一会儿,关了手机。

  想想以后要是把这个放给姜中玥听,该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情。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到时候姜中玥听到这些的时候,该是怎样的面红耳赤,该是怎样一副娇俏可爱的样子。

  顾慎行将衣服递给服务生之后,自己也走到卧室里,换上了衣服,躺在旁边。

  姜中玥这一晚上,折腾了个没完没了。

  三米宽的床,根本不够她滚的。

  顾慎行被她踹醒了一万次。

  到后来,他不睡了。本想直接抱着姜中玥,但是一挨她,手指碰到了她的肌肤,顿时像被烫到了一样,锁了回来。

  顾慎行望着天花板,听着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这被子下边的姜中玥,还不知道是怎样一副光景。

  罢了。

  趁人之危非君子行为。

  总算,天亮了。

  姜中玥醒来的时候,伸了个懒腰。

  啊,舒服。

  不过……这是哪里?

  哦对,她的酒店,都在这里住了一周了。

  拍了拍脑袋,姜中玥朝着一边一看,突然对上了顾慎行正看着她的目光。

  姜中玥顿时惊叫了一声,差点儿滚到床下边去。

  还是顾慎行十分适时地一把拽住了她。

  “我怎么……”姜中玥想到了昨天的庆幸,饭局上,她喝多了!

  然后她看向顾慎行:“我醉酒了!”

  顾慎行点了点头。

  “我有没有……”姜中玥两只手无力地比划着,“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

  顾慎行笑了一下:“比如呢?”

  “比如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姜中玥倒是问得很直白。

  “你觉得的呢?”顾慎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你看咱们两个现在这衣服,你觉得呢?”

  姜中玥在被子下边将自己的睡袍整理好,十分尴尬地嘿嘿一笑:“我没有记忆,所以就等于没有发生。”

  顾慎行“哎呦”了一声:“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我没有翻脸不认人啊!”姜中玥倒是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看着他,“我们是男女朋友啊,就算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啊是不是?”

  而且,顾慎行这么好看,她也不吃亏啊!

  这下,倒是轮到顾慎行惊讶了。

  他没想到,姜中玥竟然这么看得开,竟然这么坦然。

  这继续逗弄她的计划,倒是进行不下去了。

  “饿了吗?”顾慎行问。

  姜中玥十分诚实地点点头:“昨天晚上吃的东西倒是全都吐出来了,现在倒是真的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

  “好。”

  然后两人谁都没有动。

  “我的衣服呢?”姜中玥问。

  “拿到外边让人去洗了,我现在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

  两人穿好衣服之后,出了房间。

  没有想到,顾谨言也是这个时候出来的。

  两人的房间挨着,所以……

  顾谨言看见了他们两个一起出来。

  “你……你们……”顾谨言指了指他们两个,瞬间觉得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儿大。

  “什么都没有。”姜中玥立刻摆摆手,“谨言,你千万不要乱想,我们就是一起睡了一晚而已,别的什么都没有。”

  顾谨言呆住了。

  这……这还不够吗?

  一起睡了一晚上之外,你们还想干什么?

  完蛋,姜中玥意识到自己好像越描越黑了。

  “吃饭去,”姜中玥拽着顾慎行,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尴尬无比的地方。

  一听到是去吃饭,顾谨言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快,我们一起去!”

  吃饭的时候还遇到了顾慕芸和李骁旸,不过好在,顾谨言,没有多说什么。

  尽管顾慕芸十分敏感地察觉了出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姜中玥和顾谨言,这两个小妮子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你们的下一场比赛是下周,是吧?”顾慕芸问。

  “是啊。”顾谨言点点头,“怎么啦,姐,你别告诉我你不打算看我们的比赛了?”

  “当然不是。”顾慕芸摇头,“我答应过你,小组赛每一场都会跟着你们一起看,当然不会反悔。”

  顾谨言嘿嘿一笑,这就好。

  “这几天更要勤加练习了,昨天打败的是亚军战队,下一场打的是去年本赛区的冠军战队,更是不能掉以轻心了。”姜中玥一想到这个,就叹气,“你们说,昨天我们刚赢了一场,可能刚刚有了几个粉丝,这要回下一场再输得十分难看,这该怎么办?”

  “无所谓啊,输了就输了。”顾谨言倒是很看得开,“况且我们本来的打算不就是为了不输得那么难看么?现在还有意外之喜,还赢了一场,已经不错了。”

  这个人啊,给自己的压力就是很大,要是一直输着就还好,要是输着输着赢了一场,就想一直赢下去。

  不光是比赛,人生,亦是如此。

  接下来的一周,顾谨言和姜中玥,就进入了紧张的准备状态。

  因为和亚军的那场比赛,给win战队所带来了一点点热度,在网上,倒是也有人开始讨论他们这个战队了。

  直到下一场比赛的时候,场馆里,竟然有举着他们战队灯牌的粉丝了!

  顾谨言和姜中玥看了,简直喜不自胜。

  虽然很少,只有几十个,和对面上千个比起来,还是太不够看了。

  不过已经是很好的进步了。

  比赛前,姜中玥和顾谨言十分紧张。

  他们抬头看着屏幕上,对手战队队员向他们宣战。

  一般比赛前,都会相互放狠话。因为之前win是个新战队,便将这个环节给去掉了。但是赢了一局之后,这个环节便又加回来了。

  对面那话说的,是真的不客气。

  冠亚军两个战队,关系很好,一直被粉丝成为“兄弟战队”。

  什么要给自己的兄弟战队报仇,什么将win按在地上摩擦,什么要将两个女生给打到哭,都说了出来。

  甚至还有一个灰头发队员说,要是顾谨言输了,可以给他做女朋友,他会随时随地教导她技术,帮助她更上一层楼。

  这男的长得倒是面前还过得去,但是就是刻意用了很猥琐的语调,倒是别有深意。

  瞬间,整个场馆之内,都想起了唏嘘声、起哄声、口哨声。

  “妈的,太过分了!”顾慎行狠狠一拍大腿,“这人竟然这么对谨言说话!”

  “赛场上就是这样的,也不会因为小玥和谨言是女生而怎样。”顾慕芸倒是很淡定,“放心,谨言会有办法的。”

  果然,顾慕芸的话说得没错。

  第一局比赛,顾谨言一直在盯着对面那个灰头发队员杀。

  他们两个玩的是一个位置,都在中路。这一局,顾谨言也没有去支援,也没有去入侵,一直在盯着灰头发的位置,跟在他身后杀,灰头发在哪,顾谨言就在哪儿。

  解说们也都发现了这一点,不由得也都开起了玩笑。

  半局过去,灰头发直接被顾谨言杀死六次。

  可见,灰头发有些慌了,走位更加差了,又被顾谨言抓住好几次漏洞。

  灰头发发现自己情敌了,但是已经晚了。

  他已经给顾谨言送出了一套爸爸级别的装备,大后期,顾谨言已经是一个人追着对面的五个人杀了。

  第一局,就这么赢了。

  顾谨言的战绩十分好看,而那个灰头发,死了11次,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惨的一次。

  “那个灰头发的叫邢岩,是这个战队的创始人之一。”李骁旸给顾慕芸解释,“这人一直比较狂傲自大,这次栽在了谨言手里,想必不会善罢甘休。”

  顾慕芸倒是一点儿都不怕:“哪又如何?赛场上的事情是赛场上的事情,若是他将赛场上的情绪带到私底下从而对谨言怎么样的话,有他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