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七十四章 褒姒、褒姬

作品:雪狐乾坤录|作者:百世经纶一叶书吟|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1-09 01:11:38|下载:雪狐乾坤录TXT下载
  “胤!”卡咝丽想起了胤的告诫,“轻灵元神倘若复活,那她可不一定会与我们站在统一战线,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她没有同我们一起讨伐冰花潇湘馆之意!我会再次封印于她!”紧缩眉头,忧愁苦恼。

  轻灵略有不耐烦,喝道:“你命令我?”

  胤浩气于身,也把灵力提升至极限,唆使谨慎中的秋雨、春尔、沃克道:“准备!”

  轻灵虚影一晃,先传来警示之音:“胤!你可知,我杀沃之国一十三万八千六百二十九人都不曾眨过眼!”

  胤瞥眼间,却是轻灵的偌大掌印打来——威力无穷,令人窒息!

  “轰!”

  胤手腕一绕,慢抬左手,及至掌印结来,先促使绵软的灵力前去缓解这轻灵霸道的掌印!

  “呼呼呼!”

  掌印之威不减,可势头儿已然被那绵软的劲道拉扯住,减缓不少!

  胤侧扭一下臂膀,使掌心推出浑厚一击——他知轻灵这一掌印非同小可,并不准备一掌抵住,而是急速后退,见他这浑厚一击势必减弱轻灵的威印后,再借助空气的后阻之力,后弓臂弯,顺势再推一掌,“哈!”

  只见,这掌印相撞,竟然奇虎相当!

  “轰!”

  才有轻灵顿感她这霸道一击,太过迅猛,只是以攻为守,连半分卸力的机会都不曾预留出来!

  胤虽然没有直面抵挡,露出一而二,二而三的化解之法,却是无上卸力以缓打快,以后制先的大道之法!

  “轰!”

  众人大惊,顿感脚下一虚,松了身躯,竟然随同大地下沉下去!

  “隆隆隆!”

  大音不绝!

  “哗啦啦啦!”

  那天上湖水这才水往低处流,一泻千里,势不可挡!

  众人毕竟有灵力在身,遇见这危急时刻,纵身一跳,跃在高空,却注目这两人,竟是轻灵有些许吃力,被胤掌力击退三丈,居在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轻灵暗忖自己心跳加快,血脉搏动,竟一时间难以控制,心道:“在孩子面前,必须高大如山,哪怕受了内伤也在所不惜!”闭了口,运灵力循环周身,强行促使冷汗还未挂在脸庞之上,就彻底消退!

  “砰!砰!砰!”

  突然,轻灵暮然感到她这六腑动摇了根基,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内痛袭上脑门——一口血由内而起,逆着喘息呼吸之道涌上喉咙,她决然不会令自己的狼狈相在众人面前出丑,再一运劲儿,却是把血“呃”在口中!

  胤大吃一惊,极为震撼,暗道:“以我现在的修为,虽然不及当初罗泽的级别,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怎的轻灵岿然不动!按理说,她势必要再后退至少五丈远来卸掉我这浑厚无比的灵力啊……这……果然是轻灵高出当初罗泽修真一筹半筹!我是真的不及她了!”

  想必,胤惶恐非常,堂堂男儿居然被这女人唬住,低了头,佩服得五体投地道:“轻灵公主!我输了!”

  轻灵大气不敢再喘,也不露睥睨之色,只是略一点头,示意胤过誉了!

  胤汩出冷汗,恳求道:“轻灵公主!想必你对孩子们是有真情实感的,就请替他们着想,来为冰城报仇雪恨!”微微抬头,看轻灵如何应答!

  轻灵缄默不语,还是点头……

  胤大喜,欲要再说细节,却被罗弋风灵识内顿出的两女吸引过去!

  一个是逶迤拖地白色帛锦花边千水裙,上罩着八达晕禅翼纱衣薄短段。那两缕青丝睡在胸前……略施粉黛,而那额头红砂多增颜色的是褒姒;一个是粉色叠千层,层层绕金丝的潋滟湖光水晕裙,腰间系了红带,右衽挂了碧珠,胸脯纱衣上绣着舞动的蜻蜓,而眉心上也是若褒姒一般天生的美胎!与褒姒不同的是:褒姒是一团红砂,而她是三瓣娇小的粉花!

  此女额头前挂着蓬松的斜刘海甚是可爱,引的那三瓣红花若隐若现!

  接着,此女一晃斜顶上的那翘辫子,说道:“褒姒,没想到现在的你还是一贯作风——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哼!居然可以把你苏醒!真是始料未及啊!”褒姒傲慢地说道:

  “嘿嘿!当初你我各自潜藏在神龙的唾液当中,只是没有想到,那周厉王歪打正着唆使妇女赤条条对我们呼喊,这才把我封印在你体内!你可真幸运……游历了人间还飘荡了地府!若不是光你侥幸有被罗泽运用大能的机会……那这会儿是弋风妻子的!也该有我一份!”笑着迷死人的桃花眼,醉着罗弋风!

  褒姒气不打一处出,与罗弋风厮守这些时日,早已把她的情感混炼得连枝共冢,她实在不愿有人跟她占领分享这暗海沙滩!

  此女笑盈盈地跃空飞来,弄着腮香,拂着软荑,瘫在罗弋风胸膛上,低语地哭诉道:“真是讨厌,偏偏是我被封印在姐姐灵识之中,让你我不得真见,要知道!那飞入胎盘与你共处的可不只有那褒姒!我……我褒姬也是你的相思子!可怜我只能在封印中日夜抹泪,终是不能真地见你……我……我……我褒姬美吗?她姐姐有我美么!你怎么这么好色……呜呜呜……”顿一下,眼角瞥着褒姒,“都是她褒姒害的你这样!嘿嘿!相公!拜天地,我可也拜了哦!”

  “罗弋风!”七女秀起兰花指同啐道,“别被她迷惑了!”

  可褒姬已经泣不成声:“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罗弋风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娇妻的呵斥,痴痴道:“何如当初莫相识!”

  褒姬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是啊!你还在轻灵母亲腹内的时候,我们就相识了呀!只是你不知,她不知罢了!”天真烂漫,“嘿嘿!你当初怎么令姐姐苏醒相见于你……我也知道哦……”瞥向莫莹,意味深长!

  莫莹一听,知道褒姬所言不虚,红了脸,不知所措!

  罗弋风回想起来褒姒唱着《天问》伤曲,不知不觉念叨:“侍宠娇多得自由,骊山烽火戏诸侯,只知一笑倾人国,不觉胡尘满玉楼!”

  褒姬讽刺褒姒道:“这样也好!”瞅着褒姒,“就算你受益胎盘降生,但毕竟前世还是有污点的!”满眼晶莹,“弋风!弋风!我可是一尘不染啊!”

  褒姒气得火冒三丈,看这肆意妄为的褒姬,戳痛了她的伤痛,喝道:“你今天话多了!”

  “什么话多了!我又没把你的丑事说出来!”褒姬不虚褒姒道:“姐姐!你独得相公这些恩宠,我说什么了!你也不可怜可怜我!”

  褒姒心中被自私填满,啐道:“哼!你又没跟相公生死与共,你们哪里来的深厚感情!”

  褒姬不满道:“生死于共算什么!我可是相思了千年!你懂吗?何况!”顿一下,喝道:“相公这命也算是我给的!”

  众人大惊,七女哑口无言,有褒姒心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褒姬笑道:“哼!当初相公年幼,在现世被五极暗害,魂聚雪狐界,你哭天抹地地喊着什么难道你忘记了吗?”

  褒姒一怔,颤抖道:“当初!当初!”

  “对!当初你虽然同相公一体双魂,但是相公内丹却早被在地府的你飘荡的时候带着的戾气所伤,那时候的你是使用不了灵力的!”褒姬掷地有声道:“当初,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幸亏有罗泽察觉出来还有灵力在弋风汇聚的体内波动……”

  “那……那个是你……”褒姒恍然大悟道:

  “没错!”褒姬喝道,“是我!你不知道吗?还是说你在自欺欺人!你不知道我封印在你体内吗?”

  罗弋风惊得不知所措,“居然自己的生命还有褒姬护着……那……那不是……父亲……一个人的功劳吗?”

  七女黯然神伤,再不敢小觑褒姬对罗弋风的重要,听褒姬继续说道:“嘿嘿!我虽然被封印在你体内,但是也受了罗弋风相公真血的供养,与其说相公同你一体双魂,倒不如说,相公同我们是一体多魂!有轻灵公主真血凝聚而出的蜥蜴;有罗泽真血凝聚而成的白衣男子——从摄魂之灵上你还看不出吗?北斗帝宵雪姬剑;天秤;狐慁咒!”停顿一下,吼道:“你早发现了吧!丹书万卷内的蹊跷!那丹书万卷内顶端篆刻的便是我魂灵凝聚的摄魂之灵——丹书万卷之十八天戊字丹卷!”

  褒姒如被惊天霹雳震慑,唬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总运用不得!”

  罗弋风慕地多了这么一位可**子,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惧怕,“高兴的是自己哪里积攒的这么多艳福;惧怕的是褒姒会置若罔闻吗?”

  褒姒知道罗弋风的小九九,埋怨道:“你终究还是负了我!”

  褒姬啐道:“呸!哪里是负了你!褒姒你以为就你可以听得见看得着感得到相公的心声吗?”

  褒姒欲哭无泪,顿感这情字之拶真是连心,真是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