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续集 338

作品:一个15岁女学生的痛苦自白|作者:kanakn|分类:辣文肉文|更新:2019-10-10 14:50:29|下载:一个15岁女学生的痛苦自白TXT下载
  代表纯洁的米白色短小礼服,穿在身材凹凸有致,曲线惹火诱人的瑶瑶身上,简直就是专门来到世间迷惑众人的红颜祸水。

  礼服虽然是保守的高领设计,但它从胸口以上透明薄纱的设计,反使得这件类似新娘服的小礼服,性感妩媚与端庄高雅兼具。

  由其是穿在瑶瑶的身上,两颗浑圆硕大的肉球不顾原本设计者的反对,硬是将米白色纱质的圆领撑得高高的不算,还将北半球挤出了白纱覆盖的范围,而跑到透明薄纱的域,来勾引男人的视线。

  而那透明薄纱的设计,使得这件穿起来的效果,和露肩的平胸礼服几乎没有甚么差别,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带有若隐若现的感觉更吸引某些族群。这就好像一对毫无瑕疵的漂亮玉腿,穿上丝袜与不穿丝袜的两种感觉,不能说就是哪一种好,因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偏爱。

  方医师在见到这件衣服是便对我咧嘴笑了笑,又趁瑶瑶不注意时偷偷给了我一个大拇指。

  接下来继续上次中断的诊疗课程,瑶瑶在方医师的指示之下,把两手放在膝盖上面,弯着腰面对着我们二人。

  一对硕大的奶子,在两侧手臂的挤压与地心引力的作用之下,丰满的乳房自然的下垂着,双乳间原本就明显的沟壑,因为两团嫩肉的贴紧,更是幽暗深邃不已,直把人的视线如黑洞一般吸入,无法自拔的迷失于其中。

  也不知是为了我这位老公所着想,还是也有为他自己本身争取福利的原因,方医师还要求瑶瑶晃动着大屁股,扭着腰左右摆动了十来下。在眼前两团晃荡着的白肉吸引之下,什么样的原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怦然心动的跳动,让人想一探其弹性的引诱,与扑面而来,使人迷醉的肉香。

  方医师对着被晃得有些迷糊的我说着:「你这做老公的倒是只顾着看了,眼睛都看花了吧?还不给你老婆多点鼓励和信心!说说吧,你都在看哪儿了,又有些什么感觉?」

  我听见方医师的话,才恍若大梦初醒,连忙说道:「老婆你真是太迷人了!由其是那两粒奶子……又大又圆,又白又嫩……你刚刚晃那几下,那弹性,那律动,真是……晃得我心都慌了。」

  瑶瑶听见我的话,原本就已经脸红的双颊,硬是又升起两朵红云,淬了我一个白眼,那娇媚样儿看得我心都酥了。

  方医师笑着对瑶瑶说:「瑶瑶啊,你老公似乎是有点偏爱你的大胸脯啰,我们来告诉他,咱家瑶瑶可不是只有那边可以吸引人啊!」接着说道:「来,把你的左手食指放到嘴唇上,看着老公,啃你的指尖……对,很好……现在舔一下你的手指头……对,好……轻轻含住吸个两下,嗯……再到用牙齿咬住……」

  瑶瑶按照方医师的指示动作,涂了唇蜜的红唇,一下便将我的视线从胸部拉了过去,在眼前放大。

  白玉般的手指在鲜艳的红唇对比之下,形成强烈的视觉刺激。一开始用牙齿咬着手指的清纯无辜样貌,让我原本就已经有反应的肉棒「腾」的一下坚硬的向上翘起;接下来舌头舔指的画面,让瑶瑶瞬间转变为娇柔媚惑的动人女子,心底的慾望被直接勾起;而最后吸吮手指的动作,甚至让我感觉到被含住吸着的不是手指,而是我那早硬到不行的阴茎!

  我的手紧紧的抓着椅子两旁的扶手,如此才能克制住对着瑶瑶扑过去的蠢蠢欲动,直到瑶瑶又到啃咬手指的动作时,我才发觉到自己已是脸庞发热,重重喘息。

  方医师看着我轻笑一声,对瑶瑶说道:「看到了没?你应该本来就知道,你有让男人为你疯狂的本钱,只是不愿意承认,或者认为那是不好的事情。但是,你没想到吧?其实只要简单的几个动作或表情,在某些时候,甚至会比单纯肉体上的吸引来得大吧?」

  他又接着说道:「你要记住你老公这种眼神,还有肢体表情。以后只要看到类似的眼神或者是表情,你就要想像他接下来会紧紧的抱着你,亲吻着你,对你表达他浓烈的爱意。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正确感觉,其他的感觉都要丢开一旁,不要理会,知道吗?」

  瑶瑶的手指还咬在嘴中,刚刚她在做那些动作时便一直是看着我的,听见方医师的话,她略显惊讶的表情,此刻变成了恍然了解的样子,轻点着头认同着方医师,就好像一个问老师问题的学生,得到解答时的表情。

  方医师满意的对瑶瑶说:「现在你转过身去,背对我们,双手放在椅子上,弯下腰,翘起屁股,转头看你老公。」

  按着方医师吩咐摆好姿势的瑶瑶,又变成了另一种风情,丰满浑圆的臀部曲线,与修长笔直的腿部线条,在这种姿势之下成为了杀器。

  方医师接着说:「好,现在你自己做改变,看看怎样才能让你老公再次出现刚刚的眼神和表情。」

  瑶瑶想了半天,做出了两个姿势:一个是双手插腰半直起身转头微笑;另一个则是乾脆站直了身体,双手抱胸,转过头对我飞吻。老实说起来,比起弯腰翘臀的动作,这两个动作反而是性感指数降低了不少,不过基于鼓励的性质,我和方医师都笑着给予肯定,鼓掌叫好。

  瑶瑶对我们二人的表情显然很不满意,又思考了半天,就在方医师似乎要准备喊停,尽入下一个环节的时候,瑶瑶又做了一个姿势。

  这次瑶瑶还是一样背对我们,却抬起一只脚放在椅子上,米白色的短裙因为这个动作缩起了一大截,看着她外露的大腿,腿根处因为角度的关系被挡住了,但是我有种只要转到前面,便可以看见她走光的底裤的一种错觉。

  瑶瑶的手肘撑在膝盖上,自然下垂的胸脯几乎就是贴放在腿上。轻轻摇晃着头将长发拨拢,手杵着额转头,眼神不经意的扫过我时,我的心脏缩了一下,头皮发麻,全身汗毛直起。这不是因为惊吓或惧怕,而是被瑶瑶那冷艳的电眼给扎实的电了一下。

  瑶瑶的眼神又扫了来,在又电了我一次之后却没有马上飘走,反而在停留与我对视了一会之后眨了一下,蹙着鼻头对我吐了吐舌头。

  好一个电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瑶瑶的表情露出了满意的神态,甚至是格格的高兴笑着,我转过头才发现原来方医师也被瑶瑶的奇招给惊到了,他露出赞叹的表情对瑶瑶拍着手,似乎对自己方才的失态毫不在意,反而一边称赞瑶瑶同时调侃自己:「瑶瑶不错喔,连我都没想到你可以这么妩媚,被你吓到都呆了。怎样,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看着瑶瑶略带兴奋的点着头,就像一个小女孩的雀跃神情,我和方医师都被她的憨样给逗笑了。

  就在我以为今天的治疗应该是结束了的时候,方医师又说:「现在,我要交给你们夫妻俩一个共同的家庭作业。」

  就在我和瑶瑶都有些愕然时,他继续说道:「那个……当人家老公的那位,现在请你把裤子脱下来!」

  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不介意的说:「方老哥,开玩笑没关系,但是要选完笑来开,要是我真的听话的把裤子脱下怎么办?」

  方医师却是表情认真的看着我:「首先,你要叫我方老师,这点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别再忘了。其次,我没有开玩笑。」

  我有点惊讶的打算问为什么,方医师却又说道:「你不能问为甚么,快脱。」

  看见我有些迟疑,方医师拍着我的肩膀说:「这边两个人,一个是你老婆,一个和你一样都是男人,现在又是为了医治你老婆,你一个大男人,是在害个什么臊啊你。」

  我一想也对,咬着牙把裤子拉下,却听方医师在耳边说:「内裤也要。」我又是一惊,想到方医师说是为了治疗瑶瑶的冷感,最后还是把内裤也脱了。

  脱下内裤时我赫然发现,上面有一小圈湿湿的印记,顿时想到应该是之前瑶瑶做出那些性感动作时,阴茎兴奋勃起而流出一点点分泌物的缘故,有些尴尬的红着脸,装作没事的把裤子放在一旁。

  方医师招手把也脸红的瑶瑶召到跟前,指着我的老二说道:「闻闻你老公的味道。」

  我和瑶瑶又同时愕然不解的看着他,他则是一副「这又没什么」的样子,看着我和瑶瑶两人说:「你们不是夫妻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看见瑶瑶蹲下身子,头却是离得老远,方医师终于还是做出了解释:「正常的夫妻性爱之中,口交是很平常的事情,我只是要你先熟悉和习惯老公的气味,这有很奇怪吗?」

  看见恍然大悟的我们,他又接着说:「现在瑶瑶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吧。首先把你的鼻子靠近你老公的龟头……再靠近一点……好。现在闻闻看味道,告诉我是什么感觉。」

  瑶瑶答:「腥腥的,有……有点臭。」

  方医师点头说:「没关系,这其实和臭豆腐或者是榴槤一样……所以才要你提早开始闻,等你习惯了就不觉得臭了。」

  方医师又说:「现在,你把你老公的包皮翻开来闻。」看见瑶瑶照着做了之后问道:「如何?」

  瑶瑶似乎被燻的有些难过与恶心,强忍着不适说道:「更腥了……而且还加上了一股尿骚味。」

  方医师说:「好,现在我要你闭上眼睛,停止呼吸,先憋着气。好,开始想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种感觉,就是感觉道你老公对你的爱意,他是那么爱你,抱着你亲着你……现在慢慢的吸一口气,记续想着被爱的感觉……是不是没那么难闻了?」

  我的阴茎被瑶瑶的小手握着,感受着她柔软的手,看着她的脸就在肉棒的前面,鼻子几乎要碰到我的小老二,阴茎慢慢不受控制的膨胀着。

  方医师似乎察觉了,说道:「有没感觉到你老公的阴茎正在长大之中?你看你多厉害,才轻轻碰一下你老公就硬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看着瑶瑶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又说:「现在一直想着这种感觉与心情,保持慢慢的吸气……」

  方医师看着皱着眉的瑶瑶似乎没那么恶心了,又说道:「现在你从龟头,慢慢沿着你老公的肉棒往下闻……慢慢的,脑中想着爱的感觉,记住这是老公的味道,你要把这个味道跟爱连结起来……接下来,睾丸也要……」

  瑶瑶就这样在方医师的指示之下,从龟头闻到睾丸,再从另一边的睾丸往上闻龟头的部位才结束;而我的阴茎已经再次硬到不行了。

  方医师对着我和瑶瑶说道:「以后,每天要这样闻两次,分别在老公洗澡前后各闻一次,每次五分钟。洗澡前和洗澡后分别是你老公味道最浓和最淡的两个时候,这样你才能真正熟悉这个老公的味道。」接着又说:「闻的时候要一直告诉自己,去想爱的感觉喔,不然是会有反效果的。」

  看见我和瑶瑶都点头表示了解之后,方医师才宣布今日的治疗结束。

  忽然,就在我和瑶瑶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后,方医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忘了提醒你们,从今天起,你们夫妇之间的亲密行为,最好按照治疗的进程来做。」

  我问道:「什么意思?」

  方医师说道:「也就是说,如果今天教你如何爱抚胸部,你去才能对瑶瑶实行这个动作,在还没经过这个疗程之前,你就不能做这个动作。」

  我吓了一跳:「什么?那我现在不就连碰都不能碰她?」

  方医师说道:「亲吻和拥抱可以,其他的基本上是建议不要。」他接着又说道:「当然你到家后,还是要偷偷来的话,我也没办法阻止,也不会知道,但这却会影响到我治疗的进度表。」

  听见他这样说,我自然是无话反驳,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最后,方医师说:「好了,这次我真的没有其他事情了,如果你们也没别的问题的话,我们今天的治疗就到此结束,下周这个时间你们再过来吧。」

  到家后我和瑶瑶也不敢怠慢,当晚立刻执行方医师所交待的「家庭作业」的工作。我本来以为很简单,结果却非如此。

  看着瑶瑶的脸是如此靠近着我的下体,似乎有种瑶瑶即将用口帮我含的期待感;感受着瑶瑶玉手的柔软,而且是用我的小老二去感受,这两种刺激之下,我又岂能不昂首提枪?

  但是苦在不能发泄啊,五分钟过,好吧,洗澡冷却。那,洗完澡后的这一趟呢?我又该怎么处理?路上说弄硬了不让它射而等它自行冷却,是会对身体造成不好的隐患的,所以我走向了书房……

  为什么不甘脆就让瑶瑶帮我打出来呢?因为方医师的交待啊!虽然我知道方医师的意思,要是针对我对瑶瑶的行为上,瑶瑶对我则应该关系不大。但是从方医师交待这个闻气味的作业时,我便知道,他会在诊疗时教导瑶瑶应该如何取悦我,服侍我。

  为什么?我说不清楚,我就是知道,或许一定要说个理由的话,可以说是男人的默契吧?所以我愿意等,反正现在也才刚开始,这个时期先自己解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这种甜蜜又痛苦的日子中,一周的时间很快的就过了,诊疗的时间再次到来。方医师照例在诊疗前一日来电提醒,顺道跟我说了明天的服装他会准备,让瑶瑶随意的穿着即可。

  一进房门还没坐下,方医师便递给瑶瑶一个纸袋,手指着房间的另一侧让她去换上,此时我才发现这房间原来是被一个手拉式屏风给隔成了两半。这屏风也可以说是拉门,轨道设在天花和地,整个拉直看起来便像是一道墙,这也是我来了两次还没发现的原因。

  看着瑶瑶拉开屏风,走进另一半房间,方医师转过头开始询问我这一周和瑶瑶的互动情况,我把每日进书房的事说了,方医师有些好笑的告诉我要节慾,又说这次诊疗完我应该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方医师正和我说着笑,忽然眼神往屏风一扫,又来看着我,对我努努嘴,往屏风的方向指了指,我扭过头一看,原来是瑶瑶从屏风后探出一个头来,又对我招着手要我过去。

  我走近时瑶瑶缩了去,我拉开一点屏风也走了进去。一瞧,这一半的房间几乎就是方医师那半的两倍!后来又一看才知道,我面对的墙整面都是镜子,难怪在镜子的放大效果之下,我会有这种错觉,应该还是和方医师摆着书桌的那一半空间差不多才对。

  空间的中央摆了一张床,白色的枕头,白色的床单,和一般医院的配置差不多,不过似乎要大上一倍多,也不是那种可以电动控制的病床,就像是一般人家里在睡觉用的,只是因为都用白色看起来像病床罢了。几张椅子摆在墙边,椅背靠着墙。

  匆匆扫了一眼我便收视线看向瑶瑶,这一看我吓了一跳,肉棒同时也跟着一跳。

  瑶瑶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套装,只到大腿一半的短裙,加上弹性身缩的绒质布料,使得她性感丰润的大腿快要整截露在外面。背开的拉链还未拉上,整个光滑如玉的美背在我的眼前展示着,这也应该就是她叫我来的原因吧?

  果然,侧背着我的瑶瑶出声说:「老公,你还发什么呆呀?帮我把后面的拉链拉上啊。」

  我应了一声,伸出手从股沟的上方捏着拉链向上拉,我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拉链的头向上拉着,却同时以一个很拗手的姿势,扭转着手腕,为了就是让另外三只手指可以在上拉的过程楷油,趁机过把手瘾。手指触摸着瑶瑶的背部肌肤,柔嫩滑腻的触感还真是爱不释手,瑶瑶似乎被我搞得有点痒,身子又缩又扭的。

  好不容易把拉链扯到了顶端,瑶瑶转身的同时竟然用手肘对着我的胃的部位来了一记,转头瞪了我一眼,看着我因毫无防备抚着

  肚子叫痛时,才面带得意的对着遥远的镜子墙照了照,拉着一些部位的衣料调整着,又装作没事般拉开屏风走了出去。

  我揉了揉肚子苦笑着跟了上去,方医师已经把椅子的位置都摆好了,瑶瑶迳自走到了中央单独的那把躺椅旁坐了下去,把缩起的裙摆拉了拉,叠好了腿,才往椅背上靠去。我走到方医师旁边一起坐下,面对着瑶瑶。

  方医师说道:「首先,我们来复习一下上次的治疗课程。你先自然的摆些动作来吸引你老公的注意力;当然,如果你能够做到引诱,媚惑你的老公,甚至勾引他对你产生慾望就更完美了,不过我们现阶段还不强求你达到那种程度,你尽量采取自己舒服自然的姿势就好,坐着或是站起来随你。」

  方医师话说完就起身到书卓前操作他的电脑,不一会一段轻柔舒缓的音乐声响起,音乐中似乎带着一种使人宁静祥和的感觉。

  瑶瑶开始摆弄着各种动作,一开始有些生涩僵硬的感觉,后来又有些搔首弄姿过了头,有点卖弄而不自然,在音乐的帮助之下逐渐的进入情况,我开始被她几个动作和眼神挑起了兴趣。

  大家都知道瑶瑶的胸部大,所谓的搔首弄姿和卖弄就类似于双手捧着胸部,面对着你刻意的挤压。如果是在情慾勃发的情况之下,例如做爱之中或者是在前戏时做这动作,或许效果很好,但是在现在的情况就有使力过大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之下,瑶瑶伸起双手伸懒腰,打着哈欠,那自然展示出的雄伟和晃动才更加吸引人,再加上瑶瑶伸完懒腰之后,双手互撑着手肘在胸前抱住,这种不经意的挤压胸部,反而让我的慾望从无到有的喷发出来。

  到椅子上的方医师,看见瑶瑶进入了状况,便开口说道:「上次我们谈过了女人不只靠着天生的好身材可以吸引男人,其实动作姿态,表情神情才是真正让男人神昏颠倒的利器。」

  瑶瑶停下动作开始听方医师说话,正好在椅子后方的她上半身压着椅背,右手肘靠在椅背上,有些慵懒的支着头,专心的听着方医师说话。

  瑶瑶身上所穿的这件黑色礼服,在胸口的设计是一个趴倒的3的形状,原本应该好好覆盖住乳房的罩杯,却因为弹性布料和瑶瑶撑起的大奶而向下收缩,再加上瑶瑶这个前俯靠椅背的动作之下,竟然将她右边一半的圆球都露了出来,我甚至在罩杯的上缘看到了一个樱红小点!

  我一惊之下忽然想到了刚刚帮瑶瑶拉背后拉链时,那光滑毫无阻碍的背部肌肤……原来瑶瑶为了不让胸罩的形状在这件贴身的礼服内显现出来,竟然是脱掉了内衣,我刚刚也没察觉到,现在发现却是晚了,也不知道一旁的方医师看见了没有……

  「今天,我们就要来谈谈,吸引到男人的眼神注意之后,面对各样不同的男人与其各种不同的眼神,你又应该有什么态度和反应。」身旁的方医师继续的说着话,我从他的语气中也听不出丝毫异样。

  面对着瑶瑶不知情的暴露,我心里有些着急,却又有些复杂难言的情绪,我似乎该出声提醒瑶瑶,却又怕破坏这诊疗的气氛而造成不好的后遗症,同时心中又隐隐的有种不想中断这种无意间的暴露的想法。

  「首先,瑶瑶你告诉我,面对老公的眼神,不管是哪一种,你是不是都应该带着高兴、自信、骄傲等等,甚至于认为这是他爱你的表现,而感觉到被爱的满足与成就感?」方医师一面起身,一面徐徐的说着。

  看见瑶瑶认同的点着头,方医师先是跨前了一步,然后开始左右横移的踱起步来,说着:「那么,面对其他男人的眼神呢?你又应该有着如何的反应?」

  瑶瑶先是想了想,又摇着头说着:「我不知道……」

  瑶瑶的头摇晃着,胸部的两个奶子也因此跟着轻微的晃动了起来,我看着那已明显跑出边缘的樱桃小点,还有那几乎便要整个掉出来的嫩白巨乳,心脏砰砰的剧烈跳着,脑中想着:「这么明显,方医师一定看见了!而且他的位置又比我还近,又从比我高的地方看过去……肯定不只看到瑶瑶的乳头,搞不好整个奶子都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了!甚至另外一边也都被他看光了都说不定!」

  我又想:「他会不会就是故意要站起来的?还故意走近一步,在那边踱来踱去的,是不是就是要找更好的观看角度,好好欣赏?一定是,他一定是跟我一样看到了,所以才会站起来,想看得更多,更清楚的!」

  方医师今天穿的是运动裤,我的眼神扫过,忽然发现在胯下那边,似乎是有一些撑起的弧度,又看了几眼,似乎又只是我的错觉……

  怎么事?我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边竟然有了反应,虽然只是半软半硬的状态……可不应该呀?方医师不是诊断说我没有淫妻癖了吗?

  方医师接着瑶瑶的答问道:「你从前是怎么反应的?」

  瑶瑶想了想低头说着:「就那些……讨厌、肮脏、下流、耻辱之类的……」

  方医师点了点头:「那么,如果现在要你用那些正面的想法去对待,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瑶瑶带着疑惑的表情问:「我不懂为什么?」

  方医师答道:「你先想想,如果他们都不理你,那是不是你对他们来说,是没有魅力的呢?你希望你在老公的眼中,是一个没有魅力的人吗?只是单纯靠着爱而维持你们的关系?」看见瑶瑶摇头,方医师又说:「那么不管是单纯的欣赏的眼神,或者是对你怀抱着慾望的眼神,都是对你魅力的一种肯定,不是吗?」

  瑶瑶「哦」了一声,似乎不是很赞同,只是不知道怎么反驳。

  方医师见状又说:「就算他们对你有些想法,但是那也是对你的一种肯定不是吗?更何况,你又无法控制别人脑中的想法,不管是你用负面的反应或者正面的反应去对待,他们的想法也不会因为这样而改变,不是吗?」

  方医师看见瑶瑶有些被说服了,又接着说:「再说,他们只能看着,你让他们看得到,却摸不着,吃不到……你不觉得这对那些抱持着不良想法的男人,也算是一种逞罚吗?你反而应该要感觉到有成就感,不是吗?要是我甚至会更去逗弄他们,让他们心痒痒的,却什么也做不了,你不觉得这种逞罚别人的感觉有点兴奋吗?」

  瑶瑶被方医师说的笑了出来,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方医师点着头说:「现在你闭上眼睛,想像一下,我要给你出个选择题。」

  「假设今天,你看见一个男人盯着你,然后你才发现你走光了,你会选择哪一个方式应对……第一:惊慌尖叫,手足无措的遮掩,害羞尴尬的跑开。第二:手忙脚乱的遮盖,怒瞪看着你的男人甚至骂他流氓。第三:虽惊讶却很大方的,不急不慢的处理走光的部位,对男人或是微笑,或是点头,或者吐个舌头,然后继续你该做的事。第四:很大度的让男人继续看着,等自己有空才做处理,反正不会少一块肉。」方医师在瑶瑶闭上眼之后,把题目说出。

  瑶瑶没做什么考虑,便说道:「我选第三种。」

  方医师赞许的点着头说道:「不错,不过要是你以前的话,应该是属于第一种的反应吧?」看见瑶瑶有些脸红的点头承认,方医师又说:「普遍的女性都会做出第一种的反应,这只会让自己尴尬,对事情没有帮助。第二种的话,比较泼辣的女人会这样反应,却是很没有风度,只展现出女人的任性与不讲理。第四种的话,以我们中国人的国情来说太过豪放,但是放在西方欧美国家,这也是正确的选择。而第三种则不论在西方或者是东方,都是很落落大方,会令人佩服其心理素质非常优秀的一个选择。」

  方医师先是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才对瑶瑶说道:「那么瑶瑶,现在我要告诉你,你上面曝光了。」

  「啊!」瑶瑶在方医师提醒之后,连忙低头看着自己,发现后立刻直起身子离开椅背,在手忙着将礼服拉起的同时,才顿了一下,将动作放慢的同时,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方医师。

  方医师看着瑶瑶的反应,在瑶瑶看向自己时对她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才说道:「说得出不代表做得到,不过只要你时常在心里提醒自己,便会逐渐的由思维形成下意识的反应动作,这是一个需要累积的过程,你不用沮丧,也不用太过的责怪自己,只要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做就是对的。」

  瑶瑶在方医师的开导之下,逐渐的复了平静的心态,之前的尴尬与窘迫渐渐的消失不见,她看向方医师的眼神,则是带着感激与丝丝的……那是崇拜还是敬服?……

  方医师接着说:「其实,大部分女人的第一种反应态度,除了让男人看笑话之外,也会在心理上带给男人一种占据动,占了便宜的征服感,由其是你这种条件的美女更是如此。」方医师顿了顿又说:「但是,这种走光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根本就防不胜防。因为99%的男人都是色狼,他们的眼睛天生就带着雷达,在漂亮女人的身上来着;而既然防不了,那么何不大方点?更何况如果你是第三种反应,反而会让男人无法在心理上获得可笑的征服感,而让你拿心理上的动权。」

  在方医师说到男人都是色狼的时候,瑶瑶的脸上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但是在方医师最后说到女人反而会拿动权的时候,却表示不能理解的看着方医师,问道:「为什么会让男人无法得到征服感,女人又会拿动权呢?」

  方医师笑着答:「因为女人的这种行为,反而会带给男人一个强烈的心里暗示:你看见的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不在乎。然后慢条斯理的把走光部位遮挡好,又会带给男人一种我现在不想给你看了的憋屈感,又怎么能获得征服感呢?甚至还会有种自惭形秽,低了一级的心里暗示。」

  瑶瑶恍然大悟的看着方医师,这次我真的看到了一种钦敬佩服的感觉。

  方医师对瑶瑶说道:「好了,现在你眼睛闭上,深呼吸,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我们来做个情境模拟的测试练习。」

  瑶瑶遵从着方医师的指示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几次。

  方医师开始以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放松自己,什么都不要想……现在你刚下班,搭着地铁,做在椅子上,身上就穿着现在这件衣服……」

  「一个穿着汗衫的民工上车了,他挤到你面前,满身脏兮兮的,一股汗味扑鼻而来,出于礼貌,你不好意思明显得摀着鼻子,只能尽量放轻呼吸……你突然发现,这味道,怎么和老公那边的味道有些类似呢?」随着方医师的话,瑶瑶的脸刷一下的红了,应该是想到每晚帮我闻的情景吧?

  方医师接着说:「因为人多,很挤,这个民工就站在你前面,贴得很近,他一双眼贼溜溜的往你身上瞧,在你身上转着,他是在看哪里呢?……」瑶瑶的呼吸随着方医师的描述有些粗重了些,脸上的红晕更明显了。

  「应该,是在,看着胸部吧……他的眼睛瞪得好大,他从来没这么近看过女人的胸,还是那么白,看起来那么嫩,又好大好圆,好漂亮……他心里会不会想着,想要摸上一把,甚至舔上一口呢?……」这下不仅只是瑶瑶,连我听见方医师的叙述,都感觉到胯下起了变化,瑶瑶则是脸红到了耳后根了……

  「可惜,他也只能看,摸不到,也舔不着……」瑶瑶听到这似乎有些平静下来,嘴角翘起一点点弧度。方医师继续说着:「不过这电车晃得真是厉害,你的身体也跟着上下的跳着,那个民工看得眼都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那两个又大又圆的东西,就会在这样的摇晃下跳了出来呢?如果真发生了,不就给他看光光了?」瑶瑶的表情跟随着方医师的话,又变化了。她微微皱着眉,露出羞涩的表情。

  方医师话锋又转:「不过你忘记了刚刚的选择题了吗?就算真的跑出来了又怎么样呢?再把它整理好就是了,对吧?」

  在方医师的提醒之下,瑶瑶开始自己深呼吸起来,逐渐缓慢的平静下来。

  方医师等瑶瑶稍微平静之后,才又说道:「电车现在停在了一个大站,下去了好多人,车厢内一下子空旷了起来。」

  瑶瑶此时的表情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

  方医师继续道:「但是那位民工并没有下车,他看见了对面有个座位空了出来,跑去坐下,正好坐在你的对面,眼睛还是一直盯着你,在你的身体上上下下的看着,他想要找什么呢?」

  瑶瑶的呼吸又出现了微小的波动。而方医师此时忽然悄悄的走近了两步,大概距离瑶瑶只剩下三大步左右。

  方医师的语调更加的低沉:「你觉得你的腿好酸,你想把腿放下来。」

  瑶瑶听见方医师的话忽然双眉一蹴,身体微微抖动,叠在上面的腿轻微的动了一下,却没有放下。

  方医师又说:「工作了一整天,腿真的好酸好酸,没关系的,我们换个腿就好了。」

  瑶瑶的眉靠得更紧了,双腿不安的晃着,终于快速的放下上面的腿,换另外一只腿叠了上去。就在换腿的同时,我眼尖的看见一抹雪白,印象中瑶瑶昨晚洗完澡,换上的就是一套白色的内衣裤。

  方医师放轻了语调,声音柔和,且又低了几度:「对面的民工……好像发现了什么,他的眼神怎么直直的盯着人家……两腿间一直看……」

  瑶瑶的腰扭了一下,屁股在椅垫上来挪移了几次,挺直了身子,把双手轻轻的放在两腿中间,轻压着裙摆,又向下拉了几下。

  「怎么办?腿又酸了……我们再换次腿吧?」方医师再次说道,用的是「我们」这一个词,又是商量的语气,是在暗示瑶瑶现在是自己内心的自我对话吗?

  瑶瑶的头轻轻的左右摆了一下,似乎真的是受到方医师的暗示,进入了自我的对话之中。

  「没关系的,方医师不是说过吗?他说我应该要……要怎样呢?怎么想不起来了……他是说……说……说什么呢?……他说……」方医师悄悄的来到瑶瑶身前,装做瑶瑶说话的语调……我猜的没错,他的确是在暗示瑶瑶。

  「要骄傲……要高兴……要……要有自信……要……」瑶瑶努力想着。

  「要兴奋。」方医师接上了一句。

  瑶瑶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现在,我们再换腿吧……」方医师有些呢喃的语调说着。

  瑶瑶的腿颤抖着,这次却没有坚持很久,就快速的放下然后交换。

  「我看到了。」方医师忽然换成低沉的男子声音说着。

  「啊!」瑶瑶叫了一声,身体有些发抖发热,整的脸红透了,屁股不安的在椅垫上磨擦着。我的肉棒跟着瑶瑶这一叫一跳,也剧烈的跳了一下。

  「怎么还是这么酸呢……我知道了,一定是换太快了,我们这次慢慢来。」方医师又到了模仿瑶瑶的语调。

  我真的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催眠呢?瑶瑶屁股又不安的扭了几下,但是腿还是慢慢的抬起……而我的肉棒,则是早已抬的高高的……

  「记得……要慢……放慢……」

  瑶瑶的腿缓缓抬起,慢慢的放下,我看见了,清清楚楚,白色的内裤,在黑色的裙子,肉色的大腿衬托之下,是那么明显……

  就在瑶瑶又慢慢的抬起另一只腿,要叠上去时……

  「我看见了!」方医师又复低沉的男音,语气肯定。

  瑶瑶「啊」的一声,双腿并拢夹紧。

  「很清楚喔,白色的……还有一两根毛毛喔……好性感……」方医师继续用低沉的男音说着,而且是附到瑶瑶耳边呢喃着。瑶瑶的身体在方医师每说出一句话时,便轻微的跳动一下,屁股磨擦着椅垫扭一下腰,方医师再说一句,又跳一下

  再一扭……

  「既然被看光了……乾脆张开双腿吧……」方医师又换了语调诱惑着。

  「不……不要……」瑶瑶晃着头,腰扭着,屁股磨着……

  「开嘛……开嘛……老公也想看呢……开嘛……」瑶瑶并紧的腿开始小幅度抖动着,动摇着……

  方医师突然换成正常的语调:「你不信张开眼看看……你老公就在你面前,要你打开给他看……」

  瑶瑶闻言真的张开了眼睛,看向在她前方的我,不知怎地,我觉得她的眼睛是看向我,眼神却不知道……

  「啊啊啊……」瑶瑶眼神迷茫的看着我的方向,紧紧并拢的双腿突然向两旁张开,屁股离开了椅垫向前挺出,露出了洁白的底裤长达数秒,才逐渐并拢……

  就在那短暂的一瞬,我彷佛看见了一抹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