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章 朔月

作品:偃者道途|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1-11 23:37:57|下载:偃者道途TXT下载
  “果真不愧是兵主荒,元神大能,恐怖如斯……”

  血牙关为大乾坚城,扼守南方通往北方的关窍,乃是保全京畿之地龙气根脉的重要之所。

  便是再如何穷奢极侈,贪图享乐,大乾皇帝一脉也不会短缺了这边的修缮和加固资粮,因此百万年来愈发难攻,只有绕道而行,或者以其他之法诱使镇守大军自己从内部打破其防御。

  想要在这等大战之中,一斧子劈开整座城池的防御,绝非等闲之辈能够做到,鹿主被人封神,重凝法身,却轻轻松松做到,这让躲藏在关中之人不由得惊骇欲绝。

  更有浓烈的血腥之气飘荡出来,惨叫声此起彼伏。

  那是有些倒霉之人正好被这一击劈在中间,没有被庞大的长柄战斧撕碎,但却正好砍成两半。

  聂辰满脸冷汗,面上带着几分难掩的惊慌:“大,大将军,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胡泽化身没有回答他,因为兵主荒又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战斧,长达数十里的大砍斧金芒照映,闪耀着宛若实质的金属光泽。

  “又来了……”

  “快逃呀!”

  城中之人震惊无比,纷纷呼叫着四散奔逃。

  “勿要乱走,遵守军令!”

  “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胡泽化身麾下,督战队反应过来,大声呼喊道。

  李尘治军颇有成效,换做平时,督战队权威深入人心,麾下必定遵从号令,但在兵主荒的巨大震慑之下,那些人和妖修却是早已丧魂落魄,根本不理军令。

  在这一刻,兵主荒才是世间最为恐怖的存在,什么军令如山,什么建功立业,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还真是神威如狱啊!”李尘远远感受着兵主荒举动之间散发出来的恐怖威能,也是禁不住暗自感叹。

  他神识扫遍四面八方,把那些落逃者和勉力支撑者都看在眼里,暗暗记住了那少数仍能履行职责者的气息。

  这些人神魂坚定,意志强韧,如若没有在这场变故之中横死,将来或许会有一番作为。

  李尘也有心寻个借口提拔任用,好好栽培他们一番。

  不过,那都是后续之事了。

  他的神念转瞬回到了再次举起手中兵刃的兵主荒身上。

  忽!

  胡泽化身瞬间于原地消失,转而出现在祂的头顶。

  “腐化之影!”

  轰隆!

  拥有着千条触手,每一根触手又有千百巨眼的畸变法身凭空浮现。

  它的体型虽然只得兵主荒的小半大小,但是一条条触手也非等闲,劈空猛抽,势如巨鞭。

  阵阵巨响中,兵主荒那略显朦胧的神灵法身之上炸开了激如荡雷的雷霆,剥皮肌肉糜烂碎裂,凭空被抽出许多深深的血洞。

  “竟然是实体?”李尘见状不喜反惊,这种神躯意味着封神祭礼的相应召唤典仪已经拥有非常之高的完成度,同时也意味着祂的实力比预计之中还要更高几分。

  封神祭礼是大乾王朝册封神灵和利用香火愿力汲取气运的一大典仪,其中又分为册封的主祭与召唤显圣的常祭,此前诸王大军摆下战阵,汲取死难者精血元气为其所用的做法显然就是后者无疑。

  神位既定,兵主荒的位格与实力便已相对稳定,但作为神灵,化身无数,祂可以响应召唤,以显圣手段降临战场,有求必应。

  这在古修的时代,亦可称之为“下凡”!

  仙神下凡,亦需要下界的躯壳支撑,这一次诸位叛王所用,大抵便是此前那些精血元气被收集起来之后,糅合法力所凝练而成的鲜血之躯!

  果然,即使面对畸变法身的猛烈攻击,这尊大乾王朝赫赫有名的凶神兵主也毫不停滞,斧头以无可阻挡之势直劈而落!

  畸变法身被此斧划过,身上多出了可怕的血线,此前仿佛总是能够穿梭虚空,在虚实之间来去自如的能力竟然没能躲开这一击!

  “祂的攻击竟然穿越了时空,还能斩开虚幻与真实的界限!”

  李尘心中震惊,从中感受到了绝不寻常的力量。

  “这恐怕就是祂所掌握的法则之力!原来那些叛王将其召唤出来,就是为了破除胡泽化身所拥有的能力?”

  李尘脑中思绪如电,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前因后果。

  突然,胡泽化身身上血芒浮现,一个奇异的标记如同光柱冲天而起,彰显着他如今所在的方位。

  “这是兵主荒的标记!他发现胡泽了!”

  “太好了,发现胡泽,必定能够将其斩杀,此子死期已到!”

  “他绝不可能在这等大能手下逃得性命!”

  远方敌营中,发现了气机交感之下,天地之间突兀出现的冲天血芒,建王,康王,永王等诸位大乾王朝叛王弹冠相庆,个个面上带着兴奋之色,等待胡泽授首的好消息传回。

  李尘的确没有猜错,这些叛王动用如此大阵仗,的确就是冲着他来的,胡泽化身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胡泽不死,所有王侯和达官贵人都将寝食难安。

  这自然是因为胡泽战绩彪炳,接连干掉了两名叛王,逼溃谷王所导致。

  胡泽化身急忙往回飞遁而去,但是兵主荒的战斧超过了足足四十里长!

  斧来六千六百丈,劈开仙山不落空!

  一记仿佛天崩地裂的抡劈之中,胡泽化身明明没有挨中攻击,但却额头血线浮现,毫无征兆就隔空裂成了两半!

  “怎会如此?”

  李尘身躯剧震,面上显露不可置信之色。

  “祂的武器明明没有触碰到我,而且我也运用了希夷妙法,从众生感知之中消失!”

  “我的希夷妙法,有伪法,真法二重境界!”

  “其中伪法能操控敌人六感,混淆时空,相当于废掉和篡改第九感之外的所有感知,甚至其思维与记忆,真法更是逆反具现,从现实暂时消失!”

  “可是祂的攻击……完全无视了这些种种!”

  回忆起自己所知的一些大乾秘闻,李尘神色凝重,心中再无侥幸。

  “这就是昔年鹿主纵横天下的本钱,拥有无限追溯与必然命中的法则之力,朔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