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68章 记录

作品:电商穿越七零年代|作者:恣悠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25 08:20:32|下载:电商穿越七零年代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从此以后,山本竟然跑溜了腿,每天晚饭后,都去找老首长聊上一会。他的住处就在和老首长的后面,从食堂吃完饭出来,顺道就跟着老首长回家了。

  原来山本的爷爷,当年也是侵华战争中的一员,山本从小听爷爷讲在华国的经历,对华国充满了好奇,他的华语就是跟着爷爷学的。

  他爷爷的部队,一直在太行山脉作战,对临水这样的平原地区,根本不熟悉。

  老首长当年,抗战的主战场,也是在太行山。作为敌对双方,时隔半个世纪,祖孙两辈人竟然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可惜的是,山本家传的华语,用来和老首长交流,还是有隔阂。他带来的翻译,对机器生产线比较熟悉,有关战争的话题,翻译起来确实困难。

  悠悠成了他们的传话筒,碰到不会的,有智脑这个作弊利器,根本难不住悠悠。后世的科技,对世界各国的语言,都能做到同步翻译。

  在悠悠的帮助下,俩人交流越来越方便,交流的内容,也越来越详细,简直成了一部详尽的太行抗战史。

  悠悠翻译,秘书记录,俩人谈高兴了,好多时候都超过了夜里十点,在生活秘书的再三提醒下,才结束话题。

  秘书的记载难免有遗漏的地方,他就找悠悠询问。悠悠的智脑里,不仅有录音,而且有文字记录,肯定是有问必答。

  时间长了,秘书看悠悠比自己的记忆力强,每次都会把自己整理的记录,让悠悠给观看一遍,看是否有记错的地方。

  其实老首长的回忆录,是真不好写。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离职后一改原来的风格,经常是率性而为。他本人对于写回忆录,根本不当成事,高兴了说上一段,也是想到哪说哪,年代跨度非常大。

  秘书又不敢紧追着询问,所以,老首长的回忆录,秘书写的是相当的艰难。这次好了,来了山本这个好奇宝宝,把老首长的抗战史,给挖掘了出来。

  山本从他爷爷的角度谈侵略,老首长从八路军的角度谈抗战。可能是年代久了,人的心态也变了,有时候俩人谈着,还能发出不一样的感慨,令人莞尔,止不住的发出笑声。

  韩德财经常参加这种夜谈,他当时就是在老首长的部队里当兵,提起来当年的战争,他对老首长是打自内心里敬佩。好多老首长的卓越战绩,都是他讲述的。

  有了他的参与,老首长的回忆录,内容更加的充实。

  悠悠舅姥爷有时间了,也跟着参加谈话。他也经历了这次战争,他当时虽然是一名小战士,可对战争的残酷,记忆犹新。提起来昔日牺牲的战友,往往激动的热泪盈眶。

  每到这时,山本总会道歉,对以往岛国的残暴行径,表示诚挚的歉意。正是由于他的这种态度,这些人才能坐在一起,畅谈昔日的往事。

  随着山本团队的到来,整个张集镇的滩区村庄,热闹了起来,所有塘子坑里的莲藕,全部开挖。

  韩屯村不仅要挖藕,麦芽糖的生产也开始了,宿舍楼开始建设。韩屯村办公楼,再次住满了建筑工人。

  挖莲藕、建筑工地的小工,都是在附近村庄招收的临时工,现在是冬闲季节,招收临时工比较方便。

  就在这个时候,自过年以后就没露过头的兰芝哥哥,带着大儿子找了过来。

  自打正月十六,兰芝把两个小侄子带回韩屯上学,兰芝的哥哥一趟也没来过。倒是俩个大侄子,经常找各种借口,来找姑姑要钱要东西。

  麦收过后,人人都说他得给俩孩子送点口粮,俩孩子每人三亩多地,就是租给别人种,一亩地还给二百斤小麦一百斤大豆。

  兰芝哥哥还真狠心,自己的瘫痪娘和俩小儿子,都在妹妹家,麦收后不来,过八月十五也不来,八九个月的时间,他竟然一趟不来,吃喝全然不管。

  俩小的在姑姑的高压政策下,不仅学习有了进步,好多的坏习惯也改了不少。可这俩大的,依然是谎话连天,又懒又馋,学习更是一塌糊涂。

  老大今年参加高考,总成绩还不到二百分,在全县是最低分。高考前来给姑姑要路费,高考结束后,他就赖在姑姑家里不走。一米八多的壮小伙子,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起床就开电视,不让看电视就睡觉。

  高考成绩出来,把兰芝给气得七窍生烟,就这他还竟然有脸说要去复读,明年接着考大学。

  他复读可不是为了考大学,主要是不想回家下地干活。上学多好啊,穿好的吃好的,每天在学校玩。没吃的回家驮粮食,没钱就去给姑姑要,还不用出力干活。

  兰芝问了他的班主任,高考这么低的分数,就是让他复读两年也考不上,肯定是瞎花钱。兰芝知道了这个情况,哪里还会答应让他复读。

  他听姑姑不让复读,就耍赖皮:“姑姑,你要是舍不得拿复读的钱,就给我在韩屯安排个工作吧。我上班挣了钱,就不给你要钱花了。”

  兰芝的二侄子听了,也对兰芝说:“姑姑,你就让俺哥哥在韩屯当工人吧,听说韩屯的工人,找媳妇可容易了,一分钱不用花,好大闺女紧着挑,说不定还能倒贴。”

  这都什么人哪,咋会有这么奇葩的思路。

  这次没用兰芝回绝,兰芝娘对孙子说:“你们光听说当韩屯的工人有好处,就没听说韩屯的工人得经过严格的考试,别说你姑姑了,就是支书家的亲戚,考不上也白搭。”

  大侄子一听当工人无望,就说:“那我还是复读去,别管咋说,我反正不回家种地。”

  兰芝一气之下,捞起扫帚就打,不仅把大侄子给撵回了家,也把放了暑假的二侄子,一块给撵了回去。

  过后,两个侄子又来了几次,可看到兰芝连顿饭也不管,

  不来正好,兰芝可是说了,暑假开学后,二侄子的学费和口粮,她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