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43章 胜负

作品:暴力丹尊|作者:李中有梦|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9 22:44:20|下载:暴力丹尊TXT下载
  “这小子是在激怒小天。”

  陈玄看出来了,如果被潇飞这么耗下去,皱天的处境就会和被动。

  “不错,战斗,可不是修为就决定一切的,让小天吃这一次亏,好让他记住,这也是很好的嘛!”

  塔老也说道。

  “真没看出来啊!小飞平时不爱说话,打起架来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啊!看来以后不能欺负他了。”

  陈浩南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陈玄身边,心有余悸的说道。

  塔老也是仔细打量一下这个陈浩南,也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陈浩南同样是看着塔老,心中情不自禁的就是升起了一股想要膜拜的冲动,因为他在塔老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感觉,神秘,古朴,宛如一尊古神! 陈浩正想开口说什么,就被一声惊天巨响打断了。

  只见皱天果然是中了潇飞的计谋,已经开始不顾一切的发动道技,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躲下去!”

  “死亡之道——群魔乱舞!”

  “速度还是有待提高啊!”

  潇飞避开这恐怖的攻击,咧嘴笑道。

  “死亡之道——死神镰刀!”

  “这招刚刚用过了,还是速度太慢!”

  潇飞又是避开了, 当十几个道技被邹天不要钱一般丢出后,皱天终于是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显然已经是道力快要用尽了。

  “师兄果然厉害,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一口气发动十多个道技,师弟很是佩服!”

  潇飞是由衷的赞叹道。

  可是这话在皱天听来就是赤果果的讽刺,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敢胡乱发动攻击了,体内道力已经快要枯竭了,虽然一颗回力丹就可以解决他的困难,但是用了的话,即便是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况且自己比潇飞还高了两个大境界。

  “咦~怎么不打了?

  真没意思”陈浩南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好好看着,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要不你去?”

  陈玄开口道。

  开玩笑他去,不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嘛,所以很识趣儿的闭嘴了。

  “师兄,现在你的道力应还快枯竭了吧!”

  潇飞问道。

  皱天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其实你一颗回力丹就可以解决的,你不用?”

  “如果你用了,我就必输,因为我没有那种高级恢复丹药。”

  潇飞又接着道。

  “哼~” “要是这样,我就算是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我还没有不要脸到那种程度。”

  “再说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现在不主动攻击,你能耐我何?”

  “师兄这么自信吗?”

  “不是自信,以你得道结界的修为就算是你会高级道技也奈何不了我,除非你是道君,这样的话还有机会赢我!”

  “那恐怕要让师兄失望了,光明之道,解封!”

  瞬间,一股耀眼的光芒从潇飞体内爆发出来,而且还散发着十分恐怖的气息,而潇飞的修为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提升到了道君中期的层次。

  “这,这怎么可能?”

  皱天难以接受这个显示,惊恐的说道。

  “哈哈,这才是这小子的真正实力嘛!”

  塔老笑嘻嘻到,仿佛早就知道一般。

  陈玄同样很是意外,即便是塔老告诉他这小子隐藏了实力,但是陈玄万万没想到,陈玄还以为潇飞修炼了什么可以隐藏修为的法决,因为自己也才封号道君修为,虽然战力不止这个层次,但是这看穿法决的关键是修为而不是战力。

  这哪是隐藏了修为啊,这明明就是隐藏了一条道法,一人兼收并蓄两条道法,简直匪夷所思。

  “塔老,这,这小子一人兼收并蓄两张道法?”

  “没错,而且还是很罕见的光明之道,这个道法在神州也算是顶级的道法了,” “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两种道法?”

  “哈哈,在蛮荒大世界确实不可能,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位面能诞生这样的人,不过,一身两道在神州虽然罕见但是也不是没有的,只不过在这个地方出现,我也感到不可思议。”

  “看来,这个位面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塔老感叹道。

  “小天要输了,还是缺少了战斗磨练啊!如果是全盛状态小天和现在的小飞打,正面刚的话,小飞一定不会是对手,但是小飞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故意激怒小天,让他消耗掉大量的道力,这样一来,他的胜算也就高了,不错,很有你的风格嘛!小主人!”

  塔老点评道。

  陈玄也是尴尬的笑了笑。

  战斗结果很显然是潇飞赢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皱天怎么可能抵挡得了潇飞光明状态下的最强一击。

  “师兄,承让了!”

  皱天哪里还有脸面让人叫师兄,于是落寞的开口道,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输了,以后你就是师兄了!”

  “师兄就是师兄,我这也是取巧而已,要是换作真正的战场上,师兄你几个回力丹,我就只能被吊打。”

  “还有就是,我之所以会赢,那是因为师兄战斗经验少而已,所以,师兄你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潇飞说的是实话,但是貌似不是时候,在失败者面前说这些,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在失败者看来这些都是在炫耀。

  所以,邹天气势汹汹的说道, “潇飞是吧!不用再这里反复强调你赢了,我皱天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输了就是输了,没有借口可言,不过别太得意忘形,你总有一天会败在我的手里。”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哇塞!小飞,哦不,飞哥,没想到啊,深藏不露啊!以后得多多关照我啊,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以后哪什么邹天师兄要是欺负我,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陈浩南也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潇飞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直到陈玄和塔老走来,这才闭嘴不言。

  “小飞,可以啊!连我都没看出来啊!有一手啊!”

  陈玄玩味的看着潇飞说道。

  “呃,老大,我没藏啊!只有在我遇到不可战胜的对手的时候,我才可以解封光明之道,而且以为现在的修为,那个状态也就十分钟,而且您不是也没问我,是吧!”

  潇飞挠了挠头,弱弱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