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零八十章 福哥儿番外(112)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作者:六月浩雪|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3-04 20:32:15|下载:家有悍妻怎么破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符景烯虽然外放过,但他到福州直接事总兵,对于地方上的具体事务是远不如程三老爷熟悉的。

  福哥儿在程家用过午饭回了家,到家就扎进书房,然后将程三老爷上午跟他说的那些事都记下来。他与窈窈两人都谨记清舒的一句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一些重要的事都要记下来,时不时翻阅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这些年兄妹两人都会将重要的事记下来,当然,机密事都会铭刻在脑海之中。

  程虞君回来后也没闲着,让丫鬟帮着收拾福哥儿的行礼。因为他要赶去赴任,东西不宜带太多,所以就捡了夏天的衣裳跟贴身用的东西。

  至于其他暂时用不上的东西,如秋冬的衣裳以及他喜欢的端砚,准备晚些再收拾。

  傍晚的时候,芭蕉过来说道:“大爷、大奶奶,夫人请你们一起过去用晚饭。”

  之前清舒生病,怕过了病气给程虞君就不让她去主院,现在病痊愈了就没这个顾忌了。

  两人过去时饭菜已经摆好了,直接上桌吃饭。

  程虞君看清舒气色好了很多,心里感叹不已。她婆婆身体确实不错,不说她娘了,就她大伯母生病都要七八天才能好。

  坐下以后,程虞君话都不说只低头吃饭。

  吃完饭符景烯就将福哥儿叫到前院书房去,进了屋就问道:“一个下午都在书房里做什么?”

  福哥儿将原因说了,说完后有些感慨地道:“爹,岳父说的这些事让我受益颇多。”

  有句老话很应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符景烯点点头道:“你岳父在任上数年,与你说的这些都是他数年所得。不过每个地方的经济以及环境不一样,你不能照本宣科,要根据实际情况去处理。”

  福哥儿点头道:“爹,我知道的。”

  符景烯说道:“我给你选了个幕僚。此人姓孙,绍兴人,今年四十六岁,颇有才学但科举不顺。他从二十岁做幕僚一直到现在经验非常丰富。这次他跟你去了金州,公务上有什么不懂可以向他请教。”

  有这样一个人跟着,可以让福哥儿少走许多的弯路。

  顿了下,他又加了一句:“你可以向他请教,但该如何做还是得你自己衡量与决断。”

  福哥儿郑重地点了下头。

  两人谈了一刻钟左右,书童在外说道:“相爷,孙先生来了。”

  等人进来,符景烯就道:“福儿,这就是孙先生。”

  福哥儿扫了一眼,对方中等身高留着两撇小胡须,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福哥儿俯身作揖,说道:“符奕拜见孙先生。”

  孙廷赶紧上前扶着他,说道:“公子这样可折煞老朽了。”

  三个人在书房一聊就到亥时末。福哥儿回到自个院子时发现主卧还亮着灯,进屋看见程虞君正捧着书在看:“这么晚了这么还不睡?”

  将书房下,程虞君道:“我在等你一起睡。”

  若是之前她肯定睡下了,但这次不一样,再有两日丈夫就要走了她哪舍得先睡下。

  上了床福哥儿也没说不要等他,毕竟就剩两个晚上在家了,他只是叮嘱道:“以后晚上不要看书,伤眼睛。”

  “好。”

  话一落她突然哎哟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他又在踢我,夫君,孩子应该是想跟你说话了。”

  福哥儿将手放上去,果然孩子在里面动得厉害:“这孩子以后肯定也是个顽皮的。”

  “顽皮的好,顽皮的一般都聪明。”

  这话福哥儿听不少人说过,虽没什么根据但他也不去反驳:“虞君,等明年三四月的时候你来金州吧!那时候孩子也半岁了,可以赶远路。”

  程虞君说道:“到时候看孩子的情况再说。不过若是三四月没去,八九月我肯定要去的。”

  顿了下,她压低声音问道:“到时候要不要将孩子留在京城?要我将孩子带走,爹时常不回家就娘一个人在家会显得特别冷清了。”

  福哥儿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娘不会同意的,她一直都觉得孩子小的时候还是跟在父母身边为好。爹娘你就别操心了,他们会安排好的,不过等孩子六岁了可以送回京城读书。”

  除此之外他娘现在年岁大精力没以前好了,当着差不可能再顾得了孩子。等到六岁孩子各方面都能独立了,娘只要管孩子学业不用太操劳。程虞君心头一松,她其实挺怕孩子留在京城的。一是见不到孩子会很想念;二是孩子留在京城怕以后跟她不亲。

  两人说了好一会话才睡下。

  因为要外放,福哥儿交接完手头上的事后请了同僚吃了中午饭,晚上又请了郭光年跟兰澄两人吃饭。

  进了包厢,兰澄就很不解地问道:“符奕,你为何要去金州呢?那儿不仅环境恶劣,当地百姓也不好相与。”

  一般来说穷山恶水出刁民,金州就是个穷地方。只有没有背景或者得罪了人才会被指派去那种地方,符奕是首辅之子,该去江南或者沿海等富庶之地才对。

  福哥儿笑着说道:“我爹觉得我自小锦衣玉食没吃过苦,就想让我去西北呆几年吃吃苦头。”

  郭光年说道:“兰澄,符相是在磨炼你,若事他能将金州治理好以后擢升起来也快。”

  兰澄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西北环境恶劣没什么资源,想让老百姓过上富庶的生活难如登天。”

  郭光年觉得不能让金州经济变好也没关系,不出乱子也一样能积攒到资历。

  福哥儿也没说什么豪言壮志,只是说道:“尽力而为就是了。”

  郭光年端起酒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喝酒。”

  喝酒到一半,郭光年问了兰澄:“我祖父说,等满了三年让我去户部当差以后再外放,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兰澄笑着道:“我爹让我去国子监。”

  郭光年觉得这地方挺适合兰澄的,因为这家伙就是一书呆子,要外放做了地方官反而担心会被人坑:“国子监挺适合你的。”

  福哥儿也觉得这样挺好。就他的才学,一心钻研做学问以后肯定能成为名扬天下大儒,反倒是入了官场容易消磨掉他的灵气。

  几杯酒下肚,郭光年就拍着福哥儿的肩膀问道:“这次你去金州,也不知道咱们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福哥儿笑着说道:“咱们保持信件往来,等过些年调回京到时随时能见面,也能像现在这样一起喝喝小酒。”

  郭光年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