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68章 肖飞是什么身份

  康帝呵呵冷笑,“你们的意思是,南云皇上潜入我东溟作奸犯科,让朕装孙子?”

  群臣惶恐磕头,“微臣不敢!”

  康帝一拍御书案,道:“事关东溟的国威,朕已经决定,谁再敢聒噪,以抗旨罪论!”

  说完,从龙椅上站起来,“退朝!”

  刑部尚书赵大人微微蹙眉,出宫前,还是让人给太后送了信。

  太后正在和十皇子其乐融融的准备年节的礼物,一听这消息,立刻将满桌子的荷包都扫到地上。

  十皇子忙哄道:“母后息怒,保重身子!您若是气病了,孩儿可如何是好!”

  太后怒道:“你这个好皇兄,什么东溟国威,纯粹是色迷心窍、昏了头!”

  十皇子少年老成的叹息道:“母妃,皇兄说的有道理,这事儿他作为皇上,不能什么都不表示。”

  太后眸光微闪,若有所思的看了十皇子一会儿,突然欣慰的拍拍十皇子还稚嫩的肩膀,道:“你说的倒是有理,只是你皇兄不是做做样子,他是动真格儿的。”

  十皇子安慰道:“皇兄登基总要做出些政绩,苗疆归顺东溟,成为东溟的附属国,也不失为一个好政绩。

  南云内部也是战乱频发,南云冷月一直想推翻南云幽寒,南云也不一定有精力来侵犯我东溟。”

  太后情绪平静下来,但还是不悦道:“可你皇兄不是以国家大事出发,做这些都是为了那个狐狸精……”说到这里,太后眸光异样的看向十皇子,“你小时候也一直想娶她的,不会你也……”十皇子小脸儿一红,正色道:“母后,小时候的事儿怎么作数?

  儿臣都不记得了此事了。”

  太后见他神色郑重,说的像是真话,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十皇子接过宫女手里的美人锤,半跪在地上轻轻给太后捶腿,道:“母后放心,儿臣已经大了,懂事了。

  再说,儿臣可不是那糊涂人。”

  那意思,皇上是糊涂人。

  太后惬意的笑了,“还是凌儿贴心,”眸中闪过一抹惋惜之色,叹息道:“可惜,你生的晚了些。”

  十皇子眸光微闪,笑道:“只要是做母后的儿子,多晚都是福气。”

  太后一听笑的眉眼灿烂,“凌儿真是乖巧的让人心疼。”

  若是皇上能有十皇子一半的乖巧就好了,想到这里,她的神色就阴沉下来。

  十皇子察言观色,道:“母后累了?

  那儿臣先告退了。”

  太后点头,“去吧。”

  十皇子给太后行礼,“那母后好好休息,儿臣告退。”

  突然想起什么事儿,又道:“母后,听说这次跟宣王一起去封地的有一拨人,他们就在码头等着宣王,带头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原来的京兆尹捕头白青岩也在里面,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

  太后神情一凛,坐直了身子,“有此事?”

  十皇子点头,“听说那白青岩是白神医和郑子墨的堂兄。”

  太后眸子微微眯起,“母后知道了,你去忙吧,好好学本事,将来才能担当重任,帮你皇兄。”

  十皇子眸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带着贴身太监退下了。

  太后对身边的宫女道:“哀家身子不适,请白青青进宫来给哀家看看。”

  宫女应了是,安排人去宣白青青了。

  那边十皇子带着几个贴身太监,出了太后的慈宁宫,顺着长长的宫道回皇子所。

  刚拐过一道宫墙,就见林贵人带着十四皇子在远处玩儿,远远的看到十皇子过来,眸光闪烁了一下,不着痕迹的将十四皇子护在身后。

  十皇子走到近前,亲昵的看着十四皇子,笑道:“小十四,想不想跟十皇兄去皇子所玩儿呀?”

  十四皇子十分喜欢这个对他很好的皇兄,当下从林贵人身后走出来,就要去牵十皇子的手。

  “哎呀,十殿下恕罪!”

  林贵人将儿子的小手握住,“他这么小,可不敢让他去皇子所捣乱。”

  十四皇子嘟嘴撒娇道:“儿臣想去。”

  林贵人忙哄道:“你不是要吃枣泥糕吗?

  现在说不定已经熟了呢。”

  一岁多的孩子一听有吃的,眼睛就亮了。

  十皇子宠溺笑道:“小吃货!”

  说着,伸手去捏十四皇子的脸蛋。

  林贵人脸色大变,忙将十四皇子抱起来,笑着给十皇子行礼道:“不耽误十殿下了,到了十四殿下吃东西的时辰了,我们便告退了。”

  十皇子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指,笑道:“好,你们回去吧。”

  林贵人忙抱着孩子走了,虽然脚步尽量的保持不急不缓,但那僵直的后背,还是显出她的慌张。

  十皇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眸中闪过一抹狠毒,抬步走了。

  ……白青青进了宫,让人给德太妃送了个信,一会儿去拜见她。

  她此举也是想如果太后对她不利,也得顾忌一下德太妃。

  进了慈宁宫,见太后一身雍容华贵的穿戴,高高的端坐在主位上,神色晦暗不明。

  “臣妇拜见太后娘娘!”

  白青青低眉敛目的下跪,很好的掩去眼底的厌恶。

  她倒不是厌恶太后,而是厌恶下跪。

  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不会喜欢给人下跪。

  太后没有让她免礼平身,并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听说京兆尹的捕头白青岩是你的堂兄?”

  白青青低垂着的眸子里精光微闪,道:“回太后娘娘,是。”

  太后问道:“他现在去哪儿了?”

  白青青道:“跟宣王去了西南封地。”

  太后眸子眯了眯,“为什么?”

  白青青道:“因为去宣王封地他可以做比捕头更高的官。”

  太后神色不悦,这白青青问一句,答一句的,真是个不上道的。

  继续问道:“与他随行的老人是谁?

  听说他对那老人很恭敬。”

  “是宣王妃委托他找的人,据说是宣王妃的外祖父,十几年前为了给宣王妃采药落下悬崖,摔坏了脑子,失去了记忆。

  白青岩是捕头,最善于找人,也因此立了功,被宣王看重。”

  白青青一口气把话说完,辛亏早就与上官若离和白青岩对好了词儿。

  太后眸中闪过一抹怀疑,语气咄咄逼人,“除此之外,那老人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