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章剑胎(求收藏、推荐票)

作品:峨眉问道行|作者:小主神|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1-09 01:11:27|下载:峨眉问道行TXT下载
  徐天元迈步走入竹屋里面。

  这间竹屋的面积不是很大,除了一张竹床、书架、书桌以外,再无任何器物,略微有些清苦。

  不过,倒也符合醉道人一脉的传统,一切从简,甚至越简单越好。

  徐天元甚至怀疑,是不是醉道人觉得有些麻烦,才会如此。

  好在,竹屋十分干净,峨眉山又是地处巴蜀,气候温暖,不用准备御寒被褥。

  “话又说回来,醉道人的懒散性子,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徐天元若有所思望着窗外的景致,口中自言自语说道:“这位大师兄严人英,也是一位老实人。”

  与醉道人相比,倒是这位严人英像是一位兄长。

  “《九天玄经》,也要争取一下不可。”

  唯一令人有些头疼的是,谁也不清楚,醉道人何时才能回来。

  有时下山打酒,一去就是数天时间,往往喝的大醉,才会回山。

  第二日酒气一醒,又不见了踪影,颇有一点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意思。

  徐天元苦笑一声,道:“与其多想,不如先琢磨一下练气之法,早点将真元温养出来。”

  下一刻,徐天元在竹床之上,双腿一盘,坐了下来,默默领悟脑海中的寥寥千余字。

  峨眉一派基础练气法门,没有什么玄奇之处,走得是炼精化气的路子,将人体内的精气,化作一丝丝真元,于丹田温养,乃是水滴石穿的苦工,没有半点捷径。

  唯一的好处,不管修行者资质高低,只要肯下苦工,或早或晚,都能将真元温养出来,从而开始习得御剑术。

  只有体内温养出来真元,才算是一位入门的练气士,或者叫做修士。

  好在他乃是童男之体,体内元阳尚未泄露,不然单单此事,就要花费不知多少苦工。

  徐天元资质仅能算是中等,远远无法与三英二云媲美,醉道人也是看在尚有“坚毅”二字上面,才将他收入门下。

  不过,他乃是前世穿越而来,对于新鲜事物接受上面,远非这个时期的世俗凡人可比,仅是简单试了几遍,就能按照练气之法上面的法门运行。

  足见悟性一项上面,颇有一些不凡之处。

  一晃,足足大半天时间过去。

  徐天元只觉腹中饿得慌,方才结束打坐,摸了摸肚子,道:“练气之法玄妙不假,只是需要大量的精气,非得多吃一些肉食不可。”

  “想来此事,松儿、鹤儿二人,应该不会拒绝。”

  凡人无法吞吐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想要补充体内精气,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大量的肉食。

  当然若是有些辅助修行的灵丹,自然再好不过。

  灵丹,徐天元不敢奢求,肉食倒是可以多做一些,峨眉山中最不缺少的,便是各种野味。

  而且,厨房里不乏一些年份不浅的黄精、人参,初始他还觉得有些纳闷,黄精、人参又不是什么食材,为何会放到厨房里面。

  此时方才明白过来,是给一众门下弟子补充精气用的。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徐天元随性前往厨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期间松儿、鹤儿二人,一口答应下来,明日多备上一些肉食。

  那位三师兄依然不见踪影,对此众人早就见怪不怪。

  这次也没有见到严人英的身影,按照松儿、鹤儿二人的说法,大师兄早就可以辟谷,食风饮露。

  若非需要照顾一众门下师弟吃食,早就不在需要五谷杂粮,平日里面略微吃上一些百花露即可。

  空闲时间,徐天元帮松儿、鹤儿二人,将碗筷冲洗干净放好,问道:“二位师兄,不知师尊何时可以回来!”

  松儿无奈耸了耸肩膀,道:“除非是宗门有事相召,不然少说也得三五日功夫,才能回来。”

  “此事师弟无需着急,若是修行方面有不懂的地方,大可去问大师兄。”

  徐天元一阵无语,不愧“懒散”二字,下山打酒一次就要三五日时间。

  对于醉道人这样的剑仙,一去一回,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可想而知,其余时候醉道人都是酩酊大醉。

  “既然师尊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那么不知除了基础练气法门外,还要学习什么!”徐天元忍不住出言问道。

  “这就多了,首先要记住门规戒律,当然只要少去主峰之上,略微看上一遍即可,剩下的衣食住行样样皆要学习。”松儿顿时小脸一苦说道。

  实际上,醉道人对于门下弟子的约束,过于松散,严人英又要忙着修行,哪有时间一一过问。

  才会让徐天元觉得有些无事可做,要是换做其他二代长老门下,就是想清闲一会都难。

  “衣食住行!”徐天元一脸的怪异。

  鹤儿呵呵一笑,说道:“衣食住行仅是松儿自己的说法,其实仅是辨认灵物、灵材,以及一些有关练剑心得等等。”

  “峨眉派虽是家大业大,可分配到咱们一脉头上,就略微显得有些不足。”

  “普通灵芝参草,倒还好说,门中并不缺少,唯独飞剑一物,不知多少门下弟子,望眼欲穿,求之不得。”

  “无奈之下,诸位长辈只能吩咐门下弟子,先自行收集灵材。”

  “待收集齐全,长辈再以本门练剑秘术,祭炼出一口剑胎,让门下弟子自行温养祭炼。”

  说话间,鹤儿从腰囊里面取出一柄巴掌大小的剑胎,无柄无鞘,正是峨眉一派练剑秘术的传统。

  “我这口剑胎,便是师尊赐予下来的。”

  “不过,想要达到大师兄那口银河剑的程度,只怕是没有丝毫可能性。”

  鹤儿眉宇之间,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无奈。

  莫说他修行上短,就是以醉道人的修行,想要祭炼出一口上等飞剑,也需要百十余年以上的日夜苦工不可,稍微怠慢一些,便得数百年岁月。

  何况,这口剑胎的材质一般,便是花费苦工祭炼,也无法祭炼出一口上等飞剑。

  见此,徐天元一时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

  同时对于飞剑的珍贵之处,又加深了三分。